送奥巴马 《韩非子》与《论语》怎么样?

在TT上读了渠总踢得文章:刘澜 : 2010-12-17

问题:不包括现代史。

 《韩非子》与《论语》——与许倬云对话之三

回答:

我跟踢了一点自己的随想,由于这里是“我的天地”,就先写上我的那部分,随后附上渠总的踢文。

这个问题就如同问一个人是生命重要还是气节重要。有的人可以为了苟活而不顾任何节操,有的人却为了追求气节而甘愿赴死。


儒家的核心是情与礼,更符合人性需求,因此在沉浮沧桑数千年的中国历史中逐渐占据主导地位,成为中华文明的主流载体。但它却也在主导历史的过程中逐渐变味,渐渐失去了它的本源信仰,变得封闭、腐化、高高在上、自以为是和不思进取。于是中华民族也随着它的落后而落后。

  
战国时代国家的”国”是诸侯国的国,那时候国没有明显的边界,”国”从文字上来说更多意义上是王侯所在的城池,所以战国时代国都被占领了国家也就灭亡了.那时候的国家更像现在的一个行政省,一般的人民是可以比较自由的在国与国之间迁徙的.
   
战国之后,始皇帝重法家,汉武帝重儒家,秦汉能够大一统,跟这两种学说有一定关系,但在战国当时,人民最看重的是”天下”,是周天子的”天下”,之所以这样,更近一步的原因是自西周之后,在”中国”这个地域上,已经形成了”华夏民族”,同一个民族,有同样的外形,肤色,同样的生活方式,”非我族类,其心
(形)必异”,人民(周天子的百姓)都有强烈的民族认同感,这是日后秦汉大一统的基础.
   
当今世界,”民族”仍然是最重要的问题,二战时期,希特勒对犹太民族的残酷迫害;上世纪末本拉登发动911,与全世界的某些阿拉伯民族激进人士的支持是分不开的,以及最近的伊拉克,伊朗等国的穆斯林反美运动,跟民族的关系都非常紧密.在某些民族矛盾严重的国家,其国内政局都不稳定,甚至国家解体,例如前南斯拉夫,前苏联.
   
也许,地球有一天也会”大一统”,但绝对不是现在这个国家意义上面的统一,除非世界上只剩下一个民族.如果美国想学习当年的强秦,在全世界这么多民族面前,是不可能”一统天下”的,就算是达成这个目标了,其结局也会像秦朝一样,迅速灭亡.
   
从中国历史看,不论是法家,还是儒家,都只能是人们一段时期内的理想,是当时中国所处的特殊环境造就的,是符合中国国情的,天下没有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
    奥巴马不会是傻子,如果真有人向他推荐这两本书,他不会不明白这人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法家的核心是名与刑,好吧,我用个通俗的说法,就是规矩与赏罚。但其中的罚毕竟带着血腥味,甚至逐渐成了法家的代名词,因此法家被烙上了残酷的印记,成了暴政的替罪羊,被越来越多的人抨击批判,逐渐被置于历史的角落,即使偶尔闪一下光,也是作为儒家的附庸出现。可是,历史已无数次证明,一个缺乏法治的国家一定不会强大。法家最巅峰时期是秦朝,而中国最强大时代正是秦朝。


因此,我始终认为,对一个国家来说,法无论如何都应该是第一位的,它是确保一个庞大国家能高效运转的基础。它就如一个人的骨架,撑起了整个身体,而经济就如肌肉,财富就如血脉。有了这些,国家才有强大的生命力。

附:渠总的原文:

那么,儒家呢?我认为初时的儒家是先进文化之一,是文明的重要内容。而文明,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是国家民族长久发展的引导、思考和探索。一个缺乏文明的人就算浑身肌肉也会被人讥笑鄙弃,国家同样如此。没有先进的文明,不管经济多发达、军力多强大,也不值得骄傲。

刘澜 : 2010-12-17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所以,你问我哪个更重要,就如同问我的左手和右手哪个更重要,实在让我难以回答。

 《韩非子》与《论语》——与许倬云对话之三

回答:

 

儒家和法家并没有区别。法家只是儒家的实践派,皆学于儒。也许不在朝的儒家注重用思想教育方式洗脑,在朝的儒生倾向用法律强制。差别也就只有这么一点点。他们共同特征是都认君王做父母,都要思想和组织的大一统。墨家和道家则反之。。问,儒家和法家谁是主流?谁重要?该用谁?就好像我们约女孩出街,问去吃牛排还是酸菜鱼。无论她选择什么,都选择了和我出街。

刘澜:如果你有机会向奥巴马或其他的世界领袖推荐一本中文书,你会选哪本?

回答:

 

当然是儒家重要。

许倬云:《论语》。

儒家,孔子创始,孟子发展,荀子集大成,以“仁、恕、诚、孝”为核心价值观,教导人们做君子,修养品德,礼仪,提倡教化和仁政,教导人与人之间要和谐共处,尊敬长辈,言而有信,为官要清廉爱民。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1

刘澜:不过在你的著作中,你总是提到《韩非子》。

其中有许多经典言论,广为流传,比方“仁义礼智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以天下为己任”,“士不可弘毅,任重而道远”“因材施教”等等都给我们现在为人处世有许多警示作用。

 

春秋时代,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到了汉武帝时代,推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让儒家成为了官学,主要因为儒家主张的三纲五常和皇权天授,恰好满足了统治者服从与和平的统治要求,随着时间的推移,儒家渐渐成为了华夏文化的主流。

许倬云:对。《韩非子》的作者韩非比马基雅维利早1700年。韩非身处大一统前夕的战国时代,与我们今天类似。《韩非子》对如何组织官僚机构进行了最成熟的探讨,这正是我们现在面对的挑战。他试图说服领导者组织一个理性的架构来治理天下,而不是让单一的某个人群来统治,不管他们是贵族、武士,还是富豪。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2

 

法家代表人物管仲、商鞅、吴起、韩非子等等,他们以法治为核心思想,以富国强兵为己任,不是纯粹的理论派,而是积极的行动派,强调“不别亲疏,不疏贵贱,一段于法”,“君臣上下贵贱皆从法”等,对于中国历史治国理政也有很大的影响。

我们现在处在全球化的前夜。实际上,我们正在度过战国时代的最后阶段。我们需要为另一条方式做好准备。所以《韩非子》不只是有趣,而且很合时宜。我们的问题是:在全球化的时代,我们却仍然在固守文艺复兴时期的主权国家的观念。世界相互关联,我们应该确保它没有边界。到目前为止,一个真正的大一统的世界仍然是个梦想。对我们来说,要实现那个梦想将花费很长、很长的时间。然而,遥想当年,一个大一统的中国,在战国时代也是一个很远、很远的梦想。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3

 

法家在战争时期,可以给国家带来极大的爆发力,执行力,比方秦朝依法治国,像一个快速运转的机器,很快平定天下,可是安定天下,却太过残暴,酷法严厉,让人们心生不满,纷纷造反,而儒家强调仁义,安抚百姓,在和平年代,百姓安居乐业,国家自然太平安康。

刘澜:所以你认为在如今全球化的情境下,《韩非子》是非常适时的读物。那你又为什么转而推荐《论语》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南非历史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