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网文创新意识写作课层层:互连网艺术学研讨措施3大“小变革”

北大网文创意写作课系列

北大网文创意写作课系列

网络文学研究方法3大“小变革”:利基点、原生性特质、世界体系

 

庄庸(中国青年出版社副编审)

互联网+红利时代:

这其实是对上次女频周报、男频周报创刊号理念的看法的延续。

北大网文周报如何“从1页1块钱到价值1个亿”?

未来三个月,其实我们还是有一个抉择,就是把“互联网+”时代的重构和我们此前对网络文学的研究“系统”地整理出来,重新选择一个利基的“窄点”和“狭隙”,钻进去研究。

庄庸(中国青年出版社副编审)

网络文学现在不缺“百科全书”式评论,但真的匮缺利基点的纵深、垂直和精准钻研。

 

这一学期,如果我要对大家整个课堂的表现进行评价的话,那就是“局”开得很好—格局做得够大;那接下来,就是需要聚集于某一个“利基点”,钻出点成果。

这是一个很有噱头的标题。

就像我在女频周报创刊号里所说,假若说我们开好局,未来的空间是100%;那么,现在需要,起好步,就需要把那1%的点做透。

说白了,我就是要抓眼球的。憎恶标题党的勿进。

至于中间99%的留白,是要预留出来给更多有资源有能力有想法的人来做。

听完北大网络文学男频周报三位帅气小哥的报告,我接着邵老师的评点,谈谈我四点看法。

现在网文研究最需要的就是这种“原创性”研究:你给出的只是一个1%的观点,但是,却可以让人想象出一个99%的空间。

 

如何做到这一点呢?承袭传统的研究方法肯定不行。我为大家提供三个“小小的创新点”,希望大家能够变革一下网络文学新的研究方法。

一、对三位师气小哥PRE的看法

利基点研究:想象、猜测和勾勒整体性

分三面来说。

就像上次我就已经说过——

一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三位报告中的某些观点已经戳中业界的痛点,甚至,有些尖锐的质疑和提问足以捅破当下繁花似锦的路演报告,直指当下整个业界其实都需要直面的“下一步应当如何走”的变局拷问。

当下海量信息社会,我们不可能做到百科全书,只能是从一个局部细节的切入点――想象和猜测整体性――思路、逻辑和智慧。因此,现在考量我们的,其实不是我们对“全部”的占有能力――事实上,我们也不可以全部占有,就像我们不可能阅读完网络文学所有有代表性的作家作品――而是,我们对“全局”的想象、猜测和勾勒能力。

且不说这些观点是否能够得到认同,但是,让人欣慰的是“它们终于是自己的”:不为他人所左右、不为其他利益倏关者所绑架,形成自己“独立、独家、独到”的北大立场——这是我们一直所追求和坚持的。

这种想象、猜测和勾勒,是在非常扎实的“支点――杠杆――全局”的结构性支撑基础上。
也就是说,现在我们要进入“创造力的黄金期”,必须把握三点:

但第二方面,你们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又被当下最“爆款”也最泛滥的概念给绑架了,以致于在这些既定的概念下面去论证、或去质疑、去对驳斥这些概念的钱景/前景,而无法超越它们所划定的界限,从你们自己的立场和观点出发,去发现自己视野里的地平线。

一是,对碎片疱丁解牛的能力。

比如说,你们局囿于吴文辉“中国的KINDLE”的概念,然后,就在电子阅读器里去梳理从汉王到KINDLE,拷问“阅读器花落谁家”?然后,抛掉自己“当网文阅读红利被消耗掉时……”等最有价值的判断,最后落脚到吴文辉“中国的KINDLE”是否具有技术、渠道和内容优势……等这样我以为毫无价值和意义的质疑。

二是,活跃的想象、猜测和表达能力。

事实上,你们为什么要把“中国的KINDLE”理解成电子阅读器呢?为什么要去回溯从汉王、锦书、辞海……等电子阅读器的历史并想从这种历史成就未来的逻辑中,找到吴文辉“中国的KINDLE”的未来呢?你们为何不跳出电子阅读器的概念,跳出网文界或者出版界的概念,放到一个更大格局的视野中——比如说,从移动互联网到互联网+智能设备+物联网,三屏合一(电脑屏、手机屏、电视屏)……在这种屏阅读时代的发展大势和趋势之中,来考量所谓的“中国的KINDLE”概念背后的思路、逻辑和路径——吴文辉“真正”想做的可能是什么?

三是,支点--杠杆――全局的论证、实证、验证等“结构性”的思路、逻辑、智慧。只有坚实的“结构”,才能支撑整个大局的想象与描绘。

对一个行业领军人物的研判和预判,不是看他说什么(概念),而是分析他所直面的形势、趋势和大势,把握他应对的思路、逻辑和智慧……这才是我们需要修炼的观察、研究和分析之功力。而不是为了论证、质疑或拆解他的概念。

如果我们保持这种方式,我们每天都可以进入“表达力”的黄金期。我们现在就是需要跟着大脑抢跑――既然有那么多思想的火花在闪跃,我们现在所有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将它们捕捉到并成功地表达出来。这是最有创造力的时刻。

于是,第三个方面的问题就来了,我们北大网络文学男频周报,到底应该有什么立场和特色?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要回顾过去,把过去的足迹整理出来,重组和重构成体系的观点、知识和思想谱系――只有在这种重组和重构中,那些零碎的、原创的火花,才会在全景视框中更有力度,比如说,我们对过去、现在和未来三种时态的“时代不适与驾驭感”的分析。

 

1.我们面对的时代是一个已知的越多、未知的就越多,切身的点越清晰、整个世界就越遥不可及……我们站在世界虚拟的中心,但世界真正的中心离我们很远;我们无力驾驭世界正在发生的大事件,甚至无边驾驭日常生活的方向盘;仿佛这个世界上所有已经、正在、即将发生的事情我们理论都知道(海量信息),但事实上我们关注到的,只是很小很琐碎的碎片,我们甚至没有能力搜集和判断那些已经、正在、即将影响和改变我们人生的大多数切身利益的重大或细微事件。

二、男频周报的“专业”

2.我们面对的未来是一个总会让我们高估未来十年的变化、却总会低估未来两年的变化,对于未来三到五年的大势、趋势和时势我们都能头头说得是道,但是对于明天会发生什么能够影响并改变我们的趋势且我们如何取势而为,却不知所措;我们甚至不能为自己规划三个月到三年的目标/任务(“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或者:三年、五年、十年后我应该在什么样领域上达到的位置),路径(如何做)和当下应该做的事情(如何从此时此刻做的小事情做起)……所以,我们会普遍和集体焦虑,有时会成夜睡不着,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走。

 

3.我们面对的是一个“过去通过现在影响未来,历史成就未来”、但其实我们到现在都对自己的过去经历新历、对整个社会的既成事实和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历史……都无力“知其然,并知其所以然”的状态,又如何能够通过洞悉和掌握自己的过去,影响并成就自己的未来?

老实说,这之前,我一直很疑惑的,就是男频周报到底想做成什么?

直面这种困境,我们最需要的能力,不是占有“百科全书”式的“事实”,然后,得出我们应该如何的假设“结论”。

就像邵老师开课前就讲了,现在有龙空的爱网文、微博/微信V网络那些事儿……等“行业报”,我们为什么还要做男频周报?

而是猜测、想象、推演并勾勒的能力。从“点”到“面”,事实的论证和结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过程,是其中的思路、逻辑和结构,是那样一种方法。

我们以前的思维,其实还是产品思维。

我们需要这样一种方法,让我们尽可能地找到自己支点、杠杆并撬动大局。

第一个层面上,就是研究PC端上的类型文,包括它对应的生产机制。亦即,通过类型文的作品作者,在此基础上做题材、类型、热点和潮流,以及整个粉丝/用户/社区逻辑、大众心理、国民心态——等等创意写作的研讨和训练:写什么,为什么写,如何写,写了要如何才取得想要的结果和效果(引爆点)?

原生性特质研究:互联网+时代分析方法

威尼斯官方网站,对,这是我们以前的北大网文研究课的目的:我们研究不只是如何把一个好故事讲得更好看,还要研究热点潮流与趋势,以及对应的社会变革与心态变化——以寻找类型文与国民心态与需求轨迹最佳的接触点和引爆点。

但不能仅这样。

在第二个层面,通过对从产品到用户/粉丝的社群逻辑的挖掘中,我们在追问:网络文学的原生性特质是什么?是时间、空间、@哲学观、互联网+关系、规则、力量(POWER)、等级体系的设定吗?所有这些,是不是爆款产品(排行榜上的红文、经典、流行作家作品)都必备的素材?

‘我们还需要疱丁解牛“互联网+”时代的新知。通过这种新知,构建我们与时俱进的时代景框――只有在这种时代的全景框架下,我们当下的原创思想和过去的观点,才能结构成一个更有穿透力的知识谱系。

是不是其实我们只要分成两大类,进行疱丁解牛,就可以掌握网文的核心规则?

比如,在互联网+时代的景框下,@哲学观、时空、自我与社群……等全新的网络文学原生性概念,才会具有创新和启发性。

一类就是玄幻作品的男频规则体系——它这里面包含了所有类型文(如玄幻、奇幻、历史、架空)的类型原则?

网络文学的原生性特质是什么?是时间、空间、@哲学观、互联网+关系、规则、力量(POWER)、等级体系的设定吗?所有这些,是不是爆款产品(排行榜上的红文、经典、流行作家作品)都必备的素材?

二类就是女频作品的“言情体系”—从古言到耽美?(像知否中女主PK规则,而所有男主都破坏甚至缔造规则?)

是的,我们要回避大而空洞的全景分析,我们要为网络文学研究、评论与创作提供一本真正“互联网+时代的分析读本”:互联网+时代下,“网络”到底给网络文学带来什么样的“网络性”_那些真正“原理”、基础又前瞻的趋势性东西是什么?

我们可否通过这两类作品来分析网文的原生性特质?

比如,在互联网+时代的景框中,我们以为,要对网络文学进行研究、评论和创作,必须把握住这几组最基础、原理和趋势性的概念:空间、时间、@哲学观、自我、社群、力量……

另外一个特例,就是现实文—从军事科幻到职场商业文?我们能够找到一种新的创造思路,“同步于社会现实,甚至略微领先一步,能够研判大势,预判趋势,造就时势”?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亚洲历史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