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骷髅玉(19)

威尼斯官网,上一章-村中噩耗

上一章-回魂灵芝

小说目录

小说目录

第十八章-回魂灵芝

第十九章-月光宝殿

没准儿,这道士叔叔前脚刚走,表哥和陌蓝墨便一声不响地走进屋里来。我却愣着朝门神儿发呆,手里紧紧捏着那张灵符。

当我把绿眼滴给离珠一事,告诉邻村的骨著贩儿时,那家伙却浑不支持地哼了下鼻子,还训了我声“傻,那是骗子”。我说不是,离珠看起来温文尔雅,不会是那种人的,而且她还救了我们。贩儿就问我们为什么那么信她?这倒还把我问住了,话说,我自己也搞不清楚。

“小尺,刚刚道士来了吗?”表哥发觉家里来客了。

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吧——

我点点头称是,赶忙把刚刚记录下来的记事本儿原原本本地交给他俩去研究研究。

凌晨过后离珠就上门来找我们会和,我昏昏欲睡的开门时,竟看到了她旁边还站着个冷冰块陌蓝墨,还有我哥的那个生死搭档戚玲。

反正关于算卦驱魔的牛鬼蛇神不科学的东西我是不甚了解,也没什么兴趣去研究。所以对于小时候那几个说我自生邪气重的算命先生就啥好感,感觉他们就是胡扯乱编,凭空杜撰的。

这也就是我一直愿意去信赖的缘由之一,就是她的真挚。而且陌蓝墨也超看重她的。

我见陌蓝墨气色又恢复如初,乌黑的鱼纹,如墨的双眉,唇若涂朱,眼光炯炯有神,似乎能抓住人焦灼的眼球,几丝散发盖住了半只眼。

这几天因村里出了大事,那个方小迪又开始没完没了地到处栽赃、散布关于我的谣言,说都是因为我邪气重,是个阴阳人,才害得全村遭殃的。这种种说法真是闹得我无法宁静,不过好就好在村里人不信邪,有啥事情也找向我来帮忙,愿意相信我。

“朱墨,山茱萸,枸杞,这些都是红色的,那回魂灵芝势必也有些关系。历史本就有年兽,就是用‘红’的东西来驱赶的。看来杨叔叔还真有两下功夫呢。”表哥双手抱在胸前一一推算道。

离珠却坚决要和我们去乱葬尸岗,可似乎陌蓝墨不太同意,说现在她母亲还需要有人照顾着。

陌蓝墨琢磨了一会儿把目光扫向我来“你之前所说的影子就是你的幻觉而已,你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这就是邪玉的作祟。”

“抱歉这件事全因我而起,大家都是我母亲的救命恩人,现在遇上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置身事外呢?”离珠也是出于好心,现在全村不下十个孩子都中邪,她也于心不安。

“嗯,我去把灵符贴上吧。”我说道。

“如果你过意不去,可以留在村子里照顾那些人。”

这时,我拧头悄然望去,门外又有三两个哭丧哭丧的叔叔伯伯们敲门了。我没去理睬他们,马上上楼从抽屉里取出骷髅玉,再把滴有朱墨的灵符贴上去,后完好安放原处。

陌蓝墨冷话一放,孤自一人站在阳台上,打破了沉默,终于发出了意见。虽说我不晓得为什么他会这么看重离珠,但是他做事一定有他的原则,我也相信他一定有他的想法和理由。

肯定又出事儿了,以前这村子里有什么怪事都是找我外公来的,现在却找上我和表哥来了。我依稀听得隔壁那老头子说他家那孙子给鬼缠身喽,昏迷不醒,印堂发黑的,我猜没准八成就是中邪了;许大娘的十岁女儿竟睡了二十上个小时,这不外乎也是中邪了罢。

离珠顿时哑口无言,她知道自己怎么说,陌蓝墨都是不会让她去的。而且似乎离珠的朋友亲人,都不希望她去冒险。

而这村里面一出什么大事情,本来是得要个郎中请个道士去的,反倒现在赖上我家来了。因为许多人都知道外公一向来懂的事情很多,可以说上阅《百草纲目》下读《资治通鉴》无所不晓。

他们俩一直争执着,陌蓝墨也从来没有过这样,他这个人很倨傲,从来不会去管别人的事,去强求别人。但是这个人好像对他来说挺重要的,陌蓝墨也似乎对她很了解。

于是每在这个时候我就到二楼的那个小书房里查阅古籍,这些杂乱的古籍都是外公小时候直到年长的时候,亦是一生积下来的宝贝和心血。

这种了解,就好像他们两个人是曾经认识的。而且彼此都很熟悉,没有疏漏出一点点的陌生感。

回魂灵芝……

离珠点点头,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一个本子,伸手递给陌蓝墨,沉声说道:“那好吧。这个是我准备的资料,可能对大家有用。”

我心间脑里一直念着这四个字,就好像深深地铭记在心里,烙印在脑中一样。我几乎一目十行大概地找了三十多部古籍,就连《本草纲目》《中华仙草》都草草瞄过去,可还是找不着关于回魂灵芝的半点讯息。

离珠为人善良,但是善良中也不外有几分傲骨。她出身卑微,又和母亲二人相依为命,可能在这种背景和生活的压迫下,她的性格会有些刚烈,但是起码她不是个坏人。

我开始变得焦头烂额了,满头大汗却仍然埋头苦苦寻找。热汗涔涔地渗透了我的衣服,后背一股热气蒸腾。

乱葬尸岗是个禁地,一般人都是有去无回。大概原因已经了解了。但是听镇上的邹半仙说,城内有个做古董生意的,人称月夫人,店里热售一种叫作“香磬”的横玉,实际上这个也不算是什么名贵的好东西,一种防身的破石头罢了。但是香磬却可以驱除身边一切奇花怪草的骚扰。如果这一次我们可以买到这种东西,也就算安全多了。

陌蓝墨在楼下研究,表哥就上二楼来了。看到我汗流浃背的表哥冷不丁地拉动了风扇。

这个古玩店叫作“月光宝殿”,在城里虽称不上数一数二,却是大有来头的。

“在找什么呢?”表哥就凑过来帮忙看看。

取这么响亮的名字,是在月夫人的丈夫死去后方才立上的。所以,这生意,也就重振起来,再加上这些有特效的宝物,生意自然是红火。

我哼气吐槽:“回魂灵芝呗。”

戚玲先开车到站点,而我和我哥陌蓝墨三人就先去这月光宝殿里买奇玉。不过这种好东西却没多少人要,因为毕竟不是什么驱魔灵宝。也只有像我们要去探险的人,才买这个。

表哥案目嘟嘴地变成话唠来了,啰哩啰嗦说一些没用的,然后站起身来在书架旁边晃来晃去地帮忙寻找。

月光宝殿排场不大,但是整一座楼却是很热闹,也只有二楼比较安静。

这个书架其实不是很大,但是所容之书却不下两万册,奇门八算,杂说奇谈,古代记载,政治国家,科学药理,科幻灵异,数不胜数。

光滑的地板上,门外的光洒进来,显得地砖崭新锃亮。来这里的人有八成是达官贵人,都是大富翁,瞧那些身上着袍的女人,她们丈夫也无非是当官儿的等有钱人,才成天在这种店内逛。

也不知道这些书外公是如何保存与积累下来的,其中有三本已经破了书面,一层厚实昏黄的羊皮纸缺了一角在上面,我猜这是外公的父亲或是爷爷留给他的。里面像记天文一样,乱七八糟不知道写着什么,但我知道这对外公来说很重要,故而一直藏得严实。

天花板上挂着一排黄亮的灯泡,在玻璃杯的倒影下,一排排闪烁耀眼的金子。敞亮的四周围,有一列列沙发和座位,可是都挤满了人。

人家是埋头苦读,我却是埋头苦寻,然后再埋头苦找,最后才是埋头苦读。回魂灵芝就连陌蓝墨这样的朝奉行家都不知道,那么想了解它肯定是要费功的。自然,互联网上也找不到一点点的信息。

我们初来乍到,只是四处随便看看,熟悉熟悉。表哥就指着香磬问一个服务员怎么卖,那女服务员微笑说道:

遽然表哥尖叫起来“找到了!”他的声音如雷贯耳,像是硬生生把我从噩梦里拖出来。我虚惊一场。

“先生真是好眼力,玉磬是我们这里上等的宝物,具有驱除毒草害花的功效。您要一款吗?”

我说,哥,别这么一惊一乍的。着实我最近精神是有些不好,但是八成也是因为骷髅玉给出来的幻觉,再这么吓下去恐怕得出大事了。

“多少钱?”

哥手上的这本书,刚好就是外公当年留下来的三部曲古书之一。这么些年来,我在家里,不管当时外公是在否不在,我都不敢去碰它一碰,连偷偷瞄一眼也没有,一是因为我对那些古书不感兴趣,二是因为外公对这些很敏感,格外强调不让我碰的。就连骷髅玉一事发生后我也没有去查阅这些古籍。

“哦,这个……价格可以打折。”

表哥也娓娓而谈:“这是外公留下的一本无名古籍。外公不让我们碰,这我知道,虽然我不晓得外公为什么不让我们碰,但是我知道这很重要。既然你翻了那么多普通的书也没有找到,我刚刚就徒手翻开了,恰恰好看到回魂灵芝四个小篆体。”

那女服务员突然说不上话来,倒有些嗫嚅吞吐。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看不懂这些,原来是小篆体。我研究过种种字体与语言,就是没弄懂小篆。

踔然,旁边一个纡金佩紫,一身贵裙,肩上披着一条华丽的纱衣的女人慢慢走过来,走路时有些显摆妖娆,大眼睛略略放光,嘴唇涂得粉红水润,鼻如琼瑶。

听表哥讲述道,书上记载的是——

如此身着打扮,如此显得高贵,倾国倾城。看来是本店的店长,月夫人了,想不到竟有这绝世容貌。

回魂灵芝,古神药,驱魔化邪。形如海草,实属灵芝,绿光一放,闪烁其芒。

月夫人提嘴一笑:“欢迎三位的到来,你们是要香磬吗?到我二楼的办公室来,价格好谈。”

乱葬尸岗,搬山禁地,卸岭勿足。此地长年积血,有源源不断的骨髓精华,以及山上怪物,独花奇草,故,众营养供足,促成回魂灵芝。具体位置虽不明,但即为山上,木上,石夹间,甚至为草上,无所不可能。可是为凶险之地,去之难得以命来。

她的笑不免诡异妩媚,眼神深邃,风姿绰约。像是哪位大小姐,我总觉得她不是什么老实人,而且心里还打着什么算盘。她走路昂首挺胸趾高气扬,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乱葬尸岗,活人莫入。

即使她再漂亮,可是就这性格和为人,那也不算一回事。要一张脸干什么。

听完这则注解,我登时就发愣了,这个地方是个禁地,而且异常凶险,想要拿回魂灵芝比登天还难。乱葬尸岗就在昆仑城外的一个山地上,附近没有居民,最远的也貌似只有一两户。正如书上所说,聪明的人不应该去到那里。也等于去了只会白白赔命。

二楼相对宽敞,而且只有一两个人。她邀请我们到办公室里。办公室像个大客厅,不乏敞亮华丽。

我翻看到书页后的一副插图,画着毒草,猛兽,深林,死水等等不忍直视的东西;这有多危险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可是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救村里的人。

“坐吧。”她妖娆的手一挥,示意我们坐在沙发上。

陌蓝墨在楼下等着,我还是心里有着芥蒂,古书又不方便拿给他看,所以只好抄下来递给他看。后我合上书而且藏好来,立马和哥哥下楼通告陌蓝墨。

然后她泡了一壶茶,随口说道:“三位看来是有大事情要做呀。”话罢,她不怀好意地瞥眼一笑。

陌蓝墨显得满不在乎,他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在他看这则资料时,他的眉心微微一皱,持续不到几秒任何愁云善雾却都散开了。他害是也知道,是他坚决要我把绿眼滴留给离珠的,他难免有几分自责和不安,再加上村里的人中邪,自己那个叫良心的当然过意不去。且不说这个,就他那性格,那是刀山火海也硬要闯进去了。

表哥答道:“月夫人,我们这次是要买香磬防身。”

也罢,他这人那么喜欢古怪的事情,恐怖的地方,甚至喜欢接触粽子。但是这些都不足为奇,因为凭他为人的这一点,我就知道了他是个重情重义的好人。不会伤害我们,即便我不知道他藏着掖着的原因,不知道他那个秘密,但我还是愿意相信他。哪怕会稍微提防他。

月夫人面不改色,一副骄傲的样子,微微弯腰,抬眸诈笑道:“怎么?若不是大事情也不会要到香磬来,你们又不是什么常客。是要做什么呀?上恐怖山采药么?”

“安顿好后随时可以出发。”

她似乎故意在查探我们,想问出点什么来。看她那样子,挤眉弄眼的,满脸堆笑,又是财大气粗目空一切的。我就知道此人是不简单的。

表哥认为:“现在村里头的孩子都还在沉睡之中,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拿到回魂灵芝。”话音未落,他又转过身来,双手摁住我的肩膀,摇了摇我的身躯,认真而又庄重地盯着我的眼睛道:“那你就留在家里等着吧。”

表哥似乎也意识到了此人的不对常,愀然作色,像个开个玩笑的,说道:“难道我们做什么也需要向月夫人汇报吗?还是说,这是你们月光宝殿的规矩?”

“不行,我是反正怎么样都要去的。再说了,与其在家饱受骷髅玉的折磨,出去闯练闯练也很好啊。”

月夫人抿嘴又笑,怪失礼地说:“哦那倒不是。说正事吧。”

我倒是憋出个理由来了,但是此时我和陌蓝墨刚好对视一阵,我知道他担心的仍然是那句话“你是邪玉的归宿人”,这句话已经在我心头汹涌了许久,好不容易我才安落下来,现在却又一时间想起而又不敢同哥哥说。因为不管我去到天涯海角,我终究是摆脱不了邪玉的纠缠。

“一枚香磬卖啥价钱?”

不过,至少去乱葬尸岗可以激发我的动力,全身心放在乱葬尸岗上,没心思去顾虑别的。这样也不失为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我们这里卖的都是上等的好货。香磬自然是我们特火销售的,一枚香磬…这个数…”她笑道,手上作出个“二”的手势。又作了个“九”的手势。

我看表哥的心情好像不是很沉稳,似乎还在顾虑着什么。这担忧和这反对,就像当年外公还在时候的那种情形。

“两百是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欧洲历史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