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即自由 坂本龙一:童年与少年

而他自己,小学熊孩子一个;中学从不听课,犯中二病;高中罢课,闹学生运动。你要敢这样去学,小心腿被打断。

我只做10件事当中的那一两件,可能因为只有这一两件事,才是我真正想做的。

并非天才的寂寞孩子

看教授的一些资料,感觉他并不是一个很善言的人,更多是一个人双手交叉胸前,背依着什么,酷酷地看着一切。这很大程度上都与他寂寞的童年有关。

要说坂本幼年显现出音乐才能,和对音乐的喜爱,那就是胡扯。可能你若当时看到这样一个熊孩子,也是赌一块钱不信这小鬼以后会成为音乐大师。所以当时,大家也都是这样想的。特别是家里也无一点音乐细胞,爸爸是编辑,妈妈是帽子设计师,亲戚朋友也没有搞音乐的。

小时候第一次摸琴是因为就读的幼儿园,注重孩子文艺方面培养,于是会要求孩子偶尔摸摸琴,弹弹。当然,这时候坂本对钢琴并无感,上去摸两下,随便按按,敷衍敷衍就蒙混过关了
( 后来是 make love with piano )。

而契机呢,可能要说到他的第一次作曲了。一般介绍教授的资料,都会提他在幼儿园写的《小兔之歌》。但实际上这首曲子可能并没有什么。因为没有留下任何关于这首曲的资料,这时坂本也没接受过什么音乐教育,自己对音乐不冷不热。

但这首曲子的意义在于让他体会到了,创作出东西,最重要的是由感而发的,只有真正的发自内心的情感才能作为好的创作的根源

而《小兔之歌》的创作,是因为幼儿园的一个暑期作业,让小朋友们轮流养兔子,然后写歌,小坂本就哼哧哼哧地养了一段时间,把这段时间的感受变成了音乐。

这个理念对于后来坂本的创作无比重要,因为听他音乐,很多时候是油然而生的情感触动,有时甚至有些粗糙,但却富有情感冲击。和一些作曲大家不同,他们有自己的程式,在程式上精妙设计一切,感觉是美,但却没有冲击。比如总被拿来一起比较的久石让。

也不知在哪儿看到的一句话,比较久石让和坂本龙一的音乐。虽然都是科班出身,但久石让的都是打扮精致的妹子,而坂本龙一给大家呈现的则是一个个素颜美女

所以在读自传时,最有趣的是,按照时间的发展,读着教授这段时间的经历,心理状态的变化,同时听着他在这样的心理下写出的作品。这时就仿佛自己正寄宿在他的灵魂上,感受着一切的变化,有如躺在海底,静静看着暗流的涌动,与之带来的明暗变化。

之后,上了小学,妈妈们聚在一起叽叽喳喳。

“娃好不容易上了这种幼儿园,有些音乐基础。应该要继续培养下去。“

“对的,对的。不能荒废。”

“那我们为什么不一起请位钢琴老师,来教孩子们呢。”

“对的,对的。也有个伴儿。”

于是,小教授这才开始了他的音乐教育,老师是徳山寿子,当时一群小朋友还被老师带着组了一个厨房乐队,上过电视(是的,那个拿着巨大掏耳勺的就是教授了)。

至于上课与学琴之外,小龙一都在干什么呢。因为父亲是编辑工作忙,很少见面,母亲也要干自己的工作,于是他总是被丢在郊区外公家。也没有什么玩伴,就发展出一套自己的玩法,自己和自己玩。

最常干的当然也就不是练琴练到手抽筋,而是蹲在家里看美国动作片。之后在院子里面,假装自己是主角,一下爬过这个铁丝网,一下又越过那个战壕,自high得不行。俨然就是一个不知道在与什么不知名力量做斗争的熊孩子,还曾经因此负过伤。我想这一段小孩的自导自演,也为他之后想出演电影奠定了一定的心理基础吧。

这段时间最喜欢的作曲家是巴赫,作为一个天才少年,就是喜欢有挑战的东西。当然不是。

只是因为他是个左撇子,一般的作曲家写的曲都是左手伴奏右手旋律,两手难易度通常有些不同。而巴赫这个难曲创作狂魔,总是左右手角色变换,一起弹奏。反而让小坂本喜欢上了这样的曲子。

而事实上,我问过一位左撇子弹琴的好朋友。

“左撇子,一定喜欢巴赫吧。”

“才没有呢,太难了。”

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坂本龍一 – /04

要说在他这段童年经历看出点什么来,那就不是从他身上了,而是他父母身上。不得不说,坂本龙一能够在幼年时期就受到很好的音乐教育,而且也能够获得家人强有力的支持,对他之后的发展有着不可或缺的帮组。如何相信孩子的决定,尊重他的意见,并给予坚定的支持,他父母做得非常棒

但上天并没有一直眷顾这个有才华的音乐人。

高中之前,教授看上去也就只是个被父母送去学学音乐,搞搞素质教育的小屁孩。至于什么音乐天才,也没看出来。之后,初中发现自己对音乐的热爱,才慢慢认真起来。

他就像是一个不会被时间带走的人,他用时光的历练一次又一次证明着自己的才华和能力。

毁掉自己心中无比崇拜偶像最简单方法,就是去读他的自传,八一八黑历史。只要他还算是个实诚的人,你就会发现偶像也是人,不是完美无缺全知全能的神。

威尼斯官网 1

这篇是关于童年教授的一些经历,嘛,力求慢慢把一系列写完,就不用去看那本流水账传记了。

威尼斯官网 2

有些思春的中二病少年

所谓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坂本装饰了我的逼格威尼斯官网,。作为万恶之源的教授,当然也是有自己两把刷子。一身装逼本领在中学时期就已经炉火纯青。除了这点,中学还给坂本带来的是,他对音乐真正的喜爱。

首先八一八他放弃音乐的事吧。

怎么一回事呢,首先是上中学后,一下多了很多社团,当然也多了很多初现凹凸的漂亮女生们。为了获得女生的欢迎,也就是为了泡妞,坂本毅然决然加入篮球部,“教练,我要打篮球!”。他可能以为自己打完篮球就会变成这样。

还有这样,秒秒钟成为人生淫家。

于是钢琴也不想弹了,就和父母谈老师说,更是登门道歉,自己不学音乐了。当时就闹得有些难堪。

那是因为之前五年级,钢琴老师推荐小龙一去学作曲时,由于费用昂贵,而且也并不是说要让孩子以后靠音乐吃饭,当时家里也是有一些争论的。但坂本龙一自己坚持了想学,于是父母也就不再多说,即使负担很大,也还是支持了孩子。

结果当初声势很大要学作曲,结果才学一年多。因为要打球泡妞突然说不学就不学,岂不是很尴尬。于是闹了一出,音乐老师也有些不高兴,但最后父母还是尊重了他的决定,于是就一段时间放弃音乐,开始打篮球。

过了一段不接触音乐的时间,大概半年吧。坂本这才发现没有音乐的晚上,寂寞空虚冷,原来音乐已经成为自己无法割舍的一部分了
(可能也是没有交上女朋友)。

于是又反悔了,这次说要真正好好学音乐了。又是跟父母说老师谈,更是亲自上门道歉鞠躬:“请重新再好好教我作曲!”

至于篮球部那边,他也给篮球部前辈道歉,商量退部。于是按照日本那些社团乱七八糟的仪式,被拉到角落,肚子狠挨了一拳,苦着一张脸才算是退了部。此后才开始老老实实搞音乐。

除了音乐的事,还有他交友的事情,中学可以说是他交奇朋异友的开始。

因为父亲是编辑,耳濡目染,也读了不少书。而且当时听音乐也是听披头士,那些刚从小学升上来的小屁孩估计还在听喜羊羊,一个班知道披头士的才二三人。于是,说得来的朋友也很少,而当时能知道这些的中学生也是都有两把刷子的。

于是也读了很多书,包括各种萨特和笛卡尔的哲学书,和这些朋友一起讨论。但实际上,按他自己的说法,其实那时也没怎么读懂,只是觉得谈这些很酷,逼格高。

再来说说他中二的事情,这段时间他开始狂热地崇拜一位作曲家,德彪西。是在叔叔家最初听了德彪西的弦乐四重奏,当时如闻天音,转头就把叔叔的专辑捣鼓着给借出来了。

他当时狂热到自己在家听德彪西时,甚至一时间会觉得自己就是一百年前那个法国德彪西在日本的转世。还特意找来德彪西的签名,照着使劲练习怎么签德彪西的名字,要做再世德彪西。

一时之间,如痴如醉,也寻来了德彪西的谱子,模仿德彪西的风格作曲,完成自己的作曲作业。

说句题外话,虽然总是调侃。但是中二病实际上是个蛮好的状态,虽然人有点疯疯癫癫,但有一个学习效果加成的副产品,学东西有如神助。因为心无旁骛,对自己想干的东西又有种狂热,不顾一切想学好。俗话说,不疯魔不成活嘛。虽然之后回头看来,满是黑历史,一头黑线。

威尼斯官网 3

上世纪60年代,坂本龙一读高中的时候,着迷于John
Cage、白南准等先锋实验音乐家的作品;他喜欢读胡塞尔、海德格尔和德里达,要在现象学和诠释学中寻找某种确证。他批判武满彻的保守民主主义,要斗争他。那是一个激情昂扬,思潮翻涌,反叛传统的年代。

享受过盛名,经历过生死,坂本龙一的心中,依然居住着一个敢爱敢恨,敢说敢做,为爱发声的善良少年。

初识坂本龙一,是因为电影《末代皇帝》的配乐。伴随那一段段如泣如诉、低沉回复的音乐主题和变奏,溥仪坎坷起伏的一生娓娓呈现。乐思在琵琶、二胡和钢琴、小提琴间流淌,模糊了中西音乐的界限。尤其是溥仪幼时登基,古筝与笛子演奏的引子过后,First Coronation的主题旋律出现,西洋管弦乐与中国民乐交织,音响由弱及强,越趋宽广,奏响一曲帝国的挽歌。很难想象,坂本龙一在此之前花大精力在电子乐和实验音乐,而从未接触过中国传统民乐。

**– End –**

威尼斯官网 4

返璞归真,好像都是所有大师最后选择的路,而坂本龙一也踏上了这条光辉之路。

从吉卜力动漫工作室到北野武电影,从《天空之城》到《菊次郎的夏天》,久石让谱写了太多传唱度超高的音乐作品。所以人们都说,久石让是日本作曲界的”曲仙”。

因此他决定做一张专辑,让人们“放开耳朵,平等地听每种声音”。

他是日本音乐界里浓墨重彩的存在,是“曲神”。

而音乐就是其中的一件。

在大学里,坂本龙一接触到电子音乐。1978
年,他和细野晴臣、高桥幸宏组成了Yellow Magic Orchestra(YMO乐队)。1979
年首次出国演出时,虽然只是在洛杉矶Greek
Theater为另一支乐队暖场,却极为罕见地博得全体观众起立要求乐队返场。摒弃了传统电子乐的线性创作模式,杂糅进东方元素,取得了国际性的成功。

两年前,坂本龙一被检查出咽喉癌,暂停了自己的工作。

接着,1987年为《末代皇帝》的惊艳配乐,1992年为巴塞罗那奥运会开幕式谱曲并担任指挥。坂本龙一一方面在电子、摇滚、实验音乐方面建树颇丰,一方面也追求音乐的商业性和流行动听,始终在多重角色中尝试创新和突破,试图建立带有强烈自我标签的“音乐语法”。

他是一个自律,喜好自省的艺术家。突如其来的癌症,对他来说是一次极具冲击力的生命体验。在患病期间,唾液的分泌量只有以前的一半,经常会半夜醒来好几次来喝水,除了和人讲话时,平时一个人的时候会经常嚼口香糖,以促进唾液分泌。

他用手机录下自然和街道上的声音,有踩在枯叶上的沙沙声,还有动物鸣叫的声音,“就像种子和未经打磨的宝石”,最后处理进乐曲中。

坂本龙一借用这个词表达了一种博大包容的音乐理念,他将很多不同频率、似乎不会有交集的声音,合奏在一个空间,神奇地产生了交集。

后来考入了东京艺术大学作曲系,这一切的经历,都已早早地将他领往音乐创作的大门。

他给这张专辑取名《async》。async,本是个网络用语,意为“异步的”,就是不要求通信设备之间保持同步。

要是说到音乐作品的艺术价值以及艺术成就,那久石让在音乐上的造诣完全不能和另一名日本国宝级的作曲家相比。

《战场上的快乐圣诞》

日本著名导演黑泽明是这样赞誉这个作曲家的:

威尼斯官网 5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欧洲历史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