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

威尼斯官网 1

威尼斯官网 2

《魔兽》电影上映前,我特地央做手绘T恤的小伙伴给我画了一件希尔瓦娜斯的衣服,还特地写上那句:

星际2好歹可以理直气壮的声称自己是3D版的星际1,暗黑3敢说自己是3D版的暗黑2么?

“We are the forsaken, we will slaughter anyone who stands in our way.”

威尼斯官网,1.星际2更像是一个职业选手专用的比赛平台,却令所有新人/低玩望而却步。为什么?谁原意掏钱让高手虐一个月然后再慢慢上手?

因为身体和工作的原因没能去看首映,小伙伴们陪我去看了8号晚上的那一场。

2.暗黑3目前看来连星际2都不如,星际2好歹可以理直气壮的声称自己是3D版的星际1,暗黑3敢说自己是3D版的暗黑2么?乱七八糟的服务器,BUG,平衡性问题就不提了,连暗黑系列最核心的装备掉落都设计得这么烂。各种暗黑2的经典设定被暴雪统统扔掉。记忆中暗黑2光是物品打孔、IAS/FHR/CB
/MF/无法冰冻等属性、隐藏合成公式、掉落原理、MF场景等等就要让人研究很长时间,而现在的暗黑3除了BUILD的那几个技能,还有什么让人好研究的?这真的是游戏内涵和深度的巨大差距。

其实在等开场的时候,我特别想高喊一声:”为了女王!”

3.暴雪的方向真的错了,暴雪现在追求的是什么? —

但是一起去的老弟拉着我,让我低调点,别那么激动。我环顾了下四周,看到全是蓝色的联盟T恤,还是乖乖地等开场。

完美无缺的平衡性以及商业利益。而大部分普通玩家玩游戏图的什么? — 乐趣性

探索未知世界和人物成长的乐趣,MF到好装备的成就感,以及和虚拟世界的朋友协同作战的团队存在感,等等

而现在的暴雪为了平衡性和商业利益做了什么?

硬生生把WOW最核心的部分 — 团队副本,变成了单机游戏。

把星际2最核心的部分之一 — 局域网游戏砍掉,难道防盗版就只剩这一种方法?

以及上面说的,把暗黑系列最核心的装备系统简化掉

还有各种不和谐的技能、MF方法(不算BUG)统统砍掉,然后来个技能天赋大整合,于是我们看到了雷同版的神牧和奶德,猫德和盗贼,暗牧和痛苦术士,于是我们无法再越级/装备MF,无法再用一身环保装对抗终极BOSS们
— 甚至面对炼狱随便一只小怪都无能为力……

4.其实,平衡性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一定非要玩家按照你们暴雪设定好的思路来游戏吗?

同去的还有两位没有玩过游戏的姑娘,电影全程都坐在我的旁边,让我给解说。结束的时候,她们感慨了一句:“难怪你们那么喜欢,原来这是一个完整的世界,不仅仅是个游戏啊。”

你可以说暗黑2只有法师一个职业(因为玩过暗黑2的人几乎100%有一个法师号,但是玩得好其他冷门职业的人估计不到10%),我估计暗黑2在现在的暴雪眼里会是一个充满各种不和谐BUG,职业极度不平衡并且毫无商业价值的游戏,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它实实在在的让很多人迷恋了10+年

一个2012年出品的游戏不厌其烦的被人拿来和2000年出品的游戏来比较,这对暴雪来说本身就是一种耻辱。

你可以说WAR3只有3个种族 —
因为亡灵似乎从未取得过大赛的好成绩。但是没人会否认WAR3的经典。3个种族完全不同性质的英雄技能以及物品、兵种、建筑等等,在经过了这么多年大赛检验,以及在暴雪基本停止更新的情况下,依然保持着微妙的平衡,这不得不说得上是一种奇迹。

WOW最成功的60年代,回过头来想想,那也是一个不平衡的年代 —
SS(哦不,是SS的狗)如BUG一般的存在(很微妙的是,那个年代的SS
依然是稀有职业,为什么?因为副本没人要……),那时候的治疗其实只有一个职业
— 牧师(骑士光给40个人刷祝福就要累得抽筋了,小D就是个战复,SM
么……负责扫地的),不是因为其他治疗太菜,只是因为那时的牧师治疗太强大了。去副本只需要铁三角外加两个随便什么人,战场里面战士有奶就是杀人机器,LR练级不用喝水休息,而骑士练级……等等,太多这样不平衡的例子了。

但是那时候的WOW真的是很有乐趣的一个游戏。乐趣是什么?不一定是要凑齐一套T13才叫乐趣,凑不齐就骂团长的娘。那时候玩个LR去黑下抓一只座狼学撕咬7级也是一种很有成就感的事情(记忆中很难抓到的),或者练小号花了半天的时候终于做好一双蛛丝长靴,或是在奥山、在十字路口、在南海镇杀得昏天黑地最后终于取得了胜利,甚至是30级了终于学会了一大堆技能,某个期盼已久的天赋点终于点出来了,等等等等,而这些大部分的乐趣一一被暴雪简化掉。

再看看暗黑3,暗黑3有什么新鲜的乐趣吗?技能/符文系统吗?这个真的没什么新鲜的,因为符文有用的也就那几个,一个职业的BUILD还没暗黑2丰富。

是啊,对于Wower们来说,我们比别人多了一个世界,一个永远不会老去的世界。

回家特地上线,把我所有的角色都摸了一遍,虽然没有时间再去刷本刷装备打战场打竞技场,但是,我有时候还是会做做任务看看剧情。看到当年自己建的第一个号时,心里浮现出的居然是苏轼的那句:

“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

从2005年到现在,与WOW结识已逾十载,而之前的Warcraft,我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玩的了。而十年,说句暴露年龄的话,已经是我人生长度的三分之一,从青春热血的年少,一直到而立之年。细细想来,我都没有如此长情地喜欢过一个人,却把十年的热爱给了一个游戏。(此处有朋友的话外音,难怪你是单身狗,哈哈哈哈。)

作为一个60年代的RP玩家,我读过WOW所有的小说,几乎做过了所有的剧情任务,因为做任务的时候太喜欢看剧情,还经常开脑洞,就导致大家在练级的时候我在练级,大家在打三大副本的时候我在练级,大家都开荒MC了我还在练级,等到大家受不了了,直接上我的号帮我练了个满级60的牧师,我终于可以跟着开荒黑翼之巢了。

因为开始的时候,一个账号貌似不能联盟和部落都建号,我去注册了两个CDKEY,把当时的每个种族都体验了一遍,最爱的其实还是亡灵,而我更愿意称自己为被遗忘者,天灾过后这些复生的人们,他们其实不属于任何阵营任何种族,他们有些偏执,有些任务充满的是复仇的欲望,有时候我在寝室里,室友都已进入甜甜的梦乡,而我带着耳机,听着幽暗城的背景音乐,读着任务说明,内心总是带着无奈的悲伤,现在想来,真是应了那句“谁人知我霜雪催,谁人与我共一醉。”

还有一个原因,是亡灵的动作太帅,尤其是盗贼和牧师。为这,我还特地去练了男性角色,导致当时在游戏里认识的很多朋友,一度对我到底是男还是女充满的疑惑。

那个时候,一起玩的朋友,基本都是暴雪的脑残粉,我们经常会说一些游戏里的八卦,比如蛋蛋和泰兰德,小阿和吉MM,吉MM和萨尔,还等地去刷诺莫瑞根里的那个二进制卡片,然后自己翻译出那句经典的萨尔和吉MM在树下kiss的英文。

还有就是在NGA上翻各种爬山贴,走遍艾泽拉斯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旮旯。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欧洲历史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