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和靖|多个反体制却大器晚成味逃不出体制的作家

图片发自网络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这是北宋诗人
笔下著名的《山园小梅》的诗词。尤其那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更是被誉为千古咏梅绝唱。
的北宋诗坛大家之名早为人所知,但鲜为人知的这位诗坛大家还是历史上
特立独行的光棍达人。林逋,字君复,人称和靖先生,北宋初年著名隐逸诗人。少时苦读力学,通晓经史百家;性情孤高,喜好恬淡;自甘贫困,不趋荣利。年轻时代漫游江淮,不惑之年后隐居杭州西湖,结庐孤山。常驾小舟遍游西湖诸寺庙,与高僧诗友相往还。每逢客至,便叫门童纵鹤放飞,林逋见鹤必棹舟归来。据宋代学者沈括《梦溪笔谈·人事二》记载:「林逋隐居杭州孤山,常畜两鹤,纵之则飞入云霄,盘旋久之,复入笼中。逋常泛小艇,游西湖诸寺。有客至逋所居,则一童子出应门,延客坐,为开笼纵鹤。良久,逋必棹小船而归。盖尝以鹤飞为验也。」孤山,闻其名便知,乃杭州西湖中的一孤峙之岛,山外碧波环绕,山间花木繁茂,亭台楼阁错落有致,梅花广植寒香远送,其景色早在隋唐时就已闻名遐尔,隋朝时曾有「人间蓬莱是孤山,有梅花处好凭栏」的诗句流传,唐代大诗人白居易也有「孤山寺北贾亭西,水面初平运脚低」的佳句。林逋独居孤山,20年不入杭城,种梅养鹤为伴,人称「梅妻鹤子」。对此自得其乐的隐居生活,他曾赋诗曰:「湖上青山对结庐,坟前修竹也萧疏。茂陵他日求遗稿,犹喜曾无封禅书。」林逋远离尘世,虽然孤独寂寞,却体现出一种人格精神,也造就了几分清风傲骨。宋仁宗天圣年间,梅尧臣拜访林逋,在孤山前点燃枯枝败叶,围火彻夜畅饮长谈,一时被传为佳话。不久,范仲淹也曾前来拜望林逋,畅游孤山,诗文唱和,流传千古。林逋去世后,欧阳修曾为之叹曰:「白逋之卒,湖山寂寥,无有继者。」其推崇之重,无以复加。陈与义更是慨然赋诗:「自读西湖处士诗,年年临水看幽姿。晴窗画出横斜影,绝胜前村夜雪时。」他认为林逋的咏梅诗已压倒了唐齐已《早梅》诗中的名句「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苏轼来杭州出任通判时,林逋虽已过世五十年有余,但苏轼对这位「不慕红尘只羨仙」隐逸诗人的清风傲骨仍是十分的感佩,尤其对林逋的那首咏梅诗《山园小梅》中的千古名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更是推重有加,曾赋诗曰:「诗如东野不言寒,书似留台差少肉。」东野,乃唐代大诗人孟郊,孟郊为人耿介倔强,终生潦倒,故诗多寒苦之音,其以《游子吟》
为著名。在中
坛上,孟郊与韩愈齐名,为韩孟诗派开创者之一。其诗风清奇,以「苦吟」著称,因其诗风与诗人贾岛近似,苏轼曾称之为「郊寒岛瘦」。留台,即北宋书法名家李建中,宋太宗太平兴国年间进士,官至工部郎中,晚年居住西京洛阳时,求掌西京留守御史台,故人称之为李留台。其书法骨肉停匀,神气清秀,「苏门四学士」之一的黄庭坚就曾以「肥而不剩肉」的世间美女赞誉其字。苏轼盛赞林逋诗书,似唐之东野、宋之留台,可见林逋不但清风傲骨令人敬佩,而且其满腹才华也不同凡响。林逋隐居西湖孤山,终生不仕不娶,但不能说他心中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恋之情。「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争忍有离情?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在林逋的这首《相思令·吴山青》词中,林逋以一个女子口吻写出了自己的心声,他与心上人相恋却因故未能永结同心,终致于孤单一生。宋室南渡之后,杭州成为了南宋京城。朝廷下令在孤山上修建皇家寺庙,山上原有的宅田
等全部迁出,可唯独留下了林逋的
。后来有盗墓贼以为林逋是一代名士,墓中的珍宝必定极多。于是便去盗墓。可是林逋的坟墓之中,陪葬的竟然只有一方端砚和一支玉簪。端砚乃砚之珍品,那是林逋自用之物;而这只玉簪分明是见证林逋爱情的信物。终生不娶的林逋到底有着怎样刻骨铭心的前尘往事,才让他在风华正茂的青年时代就心如止水,归隐林泉,以致独身终老此生呢?林逋才华横溢却隐居山间,终身不仕不娶,过著「梅妻鹤子」的清淡生活,可谓是
最特立独行的光棍达人。林逋的「梅妻鹤子」的清风傲骨和文坛流传的千古佳话一时使孤山名动天下,许多文人骚客和商贾豪富纷纷前来孤山踏青寻芳,发思古之幽情,闲暇时便来这孤山南麓的西泠茶社喝上一杯虎跑水泡的龙井茶,远眺西湖秀色,领略杭城风情。

唐朝,武将最受宠;大宋,文人最得意。正因为如此,宋代文人有得天独厚与众不同的百态千姿。其中最具鲜明个性的则非林逋莫属。

林逋,字君复,杭州钱塘县人。他饱读诗书,终身未仕,不曾踏入体制半步,始终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成为历史上少有的反体制的诗人。

林逋早年经历有些特殊,幼年丧失父母。大多数人遇到这种不幸基本上就会沉沦,或是忙于糊口生计不迭,但是林逋就是林逋,他致力求学,却不肯学让人皓首穷经的句读训古之学。实不知其师何许人?

林逋身上既有孔子知名弟子颜回的影子,也有采菊东篱下的陶渊明的身姿。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不改其乐。

出身贫寒又小小年纪父母双亡,让林逋有机会冷眼观看周围的世界,人间冷暖世态炎凉仿佛一幕幕活剧,深深镌刻在他幼小的心灵。《宋史
林逋传》上说他性情恬淡好古,不追求荣誉利益,家里贫穷衣食不足,心安理得。

纵观林逋的成长轨迹,当年的赤贫是他最大的财富,穷过,使得他有机会体验人间百态,知道什么是叫天天不应,性情恬淡只是他穷过的结果之一;林逋通读国史,看透这个酱缸的本质,精神上的唯一的出路也只能是好古且不慕荣利了。

史书上说林逋衣食不足却心安理得,分明是在贬损。编撰史书者们都生活优渥,衣食无忧,在他们眼里衣食不足已是天塌地陷的大事,哪里还会有心安理得这种状态呢?

正是心理上的强大,林逋才有胆量做出史上无人敢做的好多事。

身居西湖孤山的林逋,二十年两脚不迈进杭州市区。这份用淡定书写的不慕荣利,经过世人的传播,把西湖孤山变成了他的终南山,而他却不肯成为卢藏。

以至于当朝天子也下问关心,宋真宗赐给他粟米、布帛,命令当地主管民政的官吏一年中按季节时令送去慰问。没忘初心的林逋并没有声张此事。

现代人常说要加入不同的圈子,人脉才会越来越好。你看林逋,他从来都不主动加入哪个圈子,可是当时的总理王随,还有杭州市委书记薛映都对他敬服的不得了,又喜欢他的诗,时不时就来到孤山,或泛舟西湖,或茅屋品茗,或读书习字或PK诗词。那是何等潇洒风流。

真正的关系是处出来的,王总理跟薛书记看他的住宅实在破烂不堪,居然用自己的工资给林逋重建新宅。没有友情怎能如此?

威尼斯官方网站,大凡主动贴乎加入的圈子,你不努力很快就会被圈子淘汰。你具备了实力,圈子就会找你,这才靠谱。

林逋的名声越传越神,文坛江湖上的大咖范仲淹、梅尧臣都主动找他,PK歌诗。老子说,不争故莫能与之争。林逋就这样在江湖的名气越来越大。

然而,有宋一代,奇人异事数不胜数,要想与众不同必须有独特的绝招。据《梦溪笔谈》记载,林逋养了两只宠物白鹤,且绝对训练有素。所有能当宠物饲养的动物中,飞禽是最难驯化。不管林逋养的是丹顶鹤,蓑羽鹤或黑颈鹤,驯化做到收放自如都比较麻烦,但是林逋做到了。这是别人无法企级的。

进入体制内,或是财富自由,林逋都可以做到却不肯。他喜欢梅花,自己栽种了很多梅树,并用梅树的产品梅花梅子换取生活必须的柴米油盐,这绝对是种特立独行的生存方式。

图片发自网络

更令时人佩服的是林逋的诗作也冠绝一时。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南美历史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