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历史奇幻】三荒之地 四

第四 五郎八步

第二 彪合之众

诡族一向谨慎自信,在世代生存的大沼泽附近,没有势力能够对他们造成真正的威胁。如果他们占尽天时地利的沼泽出战,也一定会在夜幕和大雨的掩护下,即使进攻不力,也可稳妥退回大本营。

墨原深处的荒丘背后,三千名战士早已集结。

疾风暴雨,入夜后漆黑一片,荒草丛生的墨原土地也变得泥泞,天时地利都在诡族一边。

战旗插在荒丘中间。

诡族却没料到,红色火焰刚刚在啸风峡上空炸起,这些黑乎乎的傻大个能轻易就找到他们的藏身位置,发动了对他们的致命打击。

秋风正烈,战旗猎猎。

白无际也看到了红色火焰,他却未下令发动攻击。

战旗上只有一个字:彪。

他对文先生道:“北沙拓配给的这些装备,一把扼虎刀、半套链子甲、一双牛皮靴,值不值?”

一名长着络腮胡须的光头大汉,赤裸着上身,由胸到小腹都长着卷曲的黑毛。他挺着硕大的肚皮,左手正把羊腿往嘴里送,吃的满嘴流油,右手则紧握着那杆战旗。

文士钊道:“大当家成立彪字军,在这三荒之地打拼已有一年,却还未凑齐这一刀、半甲、一双鞋。”

一阵旋风刮起,荒丘上的黄沙飞扬,瞬间就把独自站在荒丘上的这个光头大汉吞没。荒丘下爆起一阵大笑,有粗野的声音响起:“这个球货,就知道吃,哎,毛秃子!哎!羊腿蘸沙子,好吃呢?球他妈的,爷也尝尝呢,哎!毛秃子呢?

“哦?那文先生觉得很值?”

你个球,毛秃子不是被沙子卷着呢,能听到个球呢?!你没吃过羊腿呢?爷今晚上给你卸个人腿吃,咋呀?!

身边的毛秃子抢话道:“大当家莫非脑子不灵光了,怎会不值?”

吹个球呀!贤城护卫的腿你也拿得下呢?人家那快弩,二十丈内精准无比,你以为这是街头巷战,手持棍棒发声喊就冲的上去?

文先生道:“装备确实不错,可只有活过了今晚的兄弟才值。”

就是就是,那贤城护卫队的将军号称飞血战神,冲将起来比弩箭还快,一眨呀,你的脑浆子都被砸出来了!

赵大锤道:“我们兄弟本作的就是刀头舔血的行当,富贵险中求,九死一生,球他妈的,莫说今晚,能活到现在就以值了。何况还能砍下几颗鸟头,值了!”

那,那还打个球?

白无际与文士钊同时说道:不值!

不打咋闹呢?大当家已经收了人家黄金二百两,咱能退回去呢?

白无际又补了一句道:“值你奶奶个熊!

要是短兵相接,爷们怕个甚,就是怕那个弩箭厉害!

赵大锤怒道:“值不值事已至此,二百两黄金已收下,我等兄弟是绝不能吐出来,还要等今晚拼了命回来潇洒。说这些值不值得鸟话干甚!北沙拓已经下令,还不干!?”

这群手持各种兵器,衣衫破烂,阵容不整的匪徒正在议论,忽听一个声音道:“管不了许多,今日就是军神之子亲临,我势必也砍下他的头!”言语中杀气弥漫,众人听得一阵发冷,纷纷望去。

白无际道:“谁说老子要听北沙拓的?”

只见这人穿着破烂武士服,蓬头垢面,乱发遮住了大半个脸,却掩盖不住头发后碧绿色如狼眼般发出的两道寒光。他正往双手上缠着麻绳,见众人被他一番言语后都不说话,直直的望向他,遂冷哼了一声,穿出人群,找个背阴的枯树坐下。

文士钊道:“大当家要待怎地?”

这个球是前天夜里头儿带回来的,三分像人七分倒像是狼。

“扯呼!”

球!狠话谁不会说,打起来还的真本事。

什么?!

众人又议论开。

毛秃子和赵大锤同时惊呼。

荒丘上被卷起的黄沙已落,毛秃子果然在蘸着黄沙吃羊腿,片刻间就已把整条羊腿啃的只有几条肉丝。

文先生目光中已有笑意,却还逼着问道:“大当家已收了定钱,又拿了装备,临阵逃脱,岂不违了江湖道义?”

他正用舌头去舔骨缝里羊油,耳边一个声音说道:“站好!”毛秃子吓了一跳,打了个嗝,扔了羊腿骨,想站得标枪般挺立,可是那硕大的肚皮凸出来,反而让他显得更加滑稽。

“北沙拓一向反复无常,残忍狡诈,他们拿出的这二百两黄金和这些装备看着甚好,就怕一场恶仗下来我们兄弟活下来的没几个,反而又被他们再算计,有命拿却没命花。我们和这些豺狼之辈做交易,还要他奶奶个熊的江湖道义?哪个会和我们讲江湖道义?”

荒丘上已多了两人。为首的是一条壮实汉子,生的虎背熊腰,穿一身洗得发白的黑色劲装,头发似几天未洗却整理的有些风度,脸上被烈日烤的爆皮,嘴唇也干涩开裂,唯独那双眼睛却极有神彩;他身后竟是一干瘦中年人,虽也是缺水断粮、面有菜色的模样,一袭洗的泛黄的白衣却干净整洁,连一个皱褶都没有。

文士钊再问:“若是得罪了北沙拓,大当家可想好了退路?”

说话的正是那黑衣大汉,他对毛秃子斥道:“兄弟们看得起,推你做个旗手,旗手,守护的乃是一军之魂,旗在,则军心稳如泰山,旗倒,则兵败如山倒。你的责任可谓重大,怎能在一军之魂下吃羊腿?”

白无际意气风发,朗声道:“三荒浩瀚,并州广阔,中土万里千国,岂无我等容身之地?何况众兄弟扼虎刀在手,即便是飞雪战神在此,我等又何足惧哉?”

大汉说完回头低声对那文士打扮的人问道:“文先生,我所言对否?”那文先生微微笑答:“不错不错,大当家已有大将风范,言语也甚得体。”

他顿了一顿继续道:“贤城护卫素来忠勇仗义,乃是三荒、并州少有的正义之师,与我等从未交恶。今夜若是帮着北沙拓灭了他们,恐怕啸风峡以西再无宁日,不知多少百姓夜寐难安。我等随是江湖草莽,也专对不仁不义的恶商下手,劫富济贫。与贤城护卫为敌才是坏了江湖大义!”

大汉抬头看向荒丘前的莽莽墨原,眼中坚定,他握了握拳道:“看那烟尘,想必是乌尔撒带着军令来了。”

文士钊顿觉胸中血气激荡,一把抓住白无际雄壮的臂膀颤声道:“大当家果真要带领大家做一支替天行道、行侠仗义的江湖仁义之师?”

墨原远处,几骑快马扬起黄沙正直奔荒丘而来。

白无际大笑道:“讲仁义也要有实力,现如今有了装备和军资,创一番事业正在此时!老子岂非池中物,风雨际会便化龙。”

文先生道:“大当家已收了二百两黄金,今日必有兄弟要血染黄沙。我辈刀头舔血本是寻常事,只是大当家今天所要攻打的是贤城护卫队,在下多问一句,有几成胜算?”

文先生也哈哈大笑道:“大当家雄才伟略,我文士钊果真没有看错人!”

“一成也无。”

彪字军一众好汉正不知道大当家和军师意欲何为,忽听不远处的荒草丛里有人高喝:“彪字军何在,贤城护卫军大将李通,在此叫阵!”

文先生愣了一下,又回头看看荒丘下那群正在闲聊扯淡的群匪,叹了口气道:“大当家……”便说不下去。

赵大锤骂道:“奶奶个熊,你们还不战,人家却找上门来了!”

大当家目光闪动,眼看那几匹快马已越来越近,笑了一声道:“我岂不知,这二百两黄金乃是有手拿没命花。”

毛秃子跳将起来摇动大旗高喊道:“奶奶个熊!彪字军在此!”

“可,若是不接,乌尔撒必不会善罢甘休?”

文先生道:“不可鲁莽。”

“正是。”

李通继续高声喝骂:“土贼,敢不敢与爷爷们捉对厮杀,输者自退!”

“按大当家的脾气,若换做平时,怎会甘受乌尔撒的鸟气,哪怕拼个同归于尽也要和乌尔撒干上一场,如今情况不同……”

彪字军众好汉纷纷骂道:“你奶奶个熊!球货!爷们让你尝尝并州十八刀的厉害!老子单挑三荒七匹狼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俺们纵横江湖几十年就没输过谁!”

大当家打断文士道:“文先生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不受鸟气之人,现今也如此,只不过,黄金我所欲也,兄弟们也不可沦为箭靶。”

浩浩荡荡一阵骂过去,又拿着兵刃比划,真是叫阵的架势。

文先生吃了一惊,凑近大当家低声问道:“大当家您有何良策?”

彪字军原是江湖好汉居多,论单打独斗正是再拿手不过,本来还畏惧贤城弩快刃利、盔甲坚固,结成阵列极难对付,现在他们居然要捉对赌阵定输赢,正中了群豪下怀,纷纷血气上涌跃跃欲试。

大当家低声笑道:“文先生才是军师,怎么问起我良策来了?”

文士钊见此情景马上低声对白无际道:“这贤城护卫军也忒托大,见我等人多,竟想靠单打赌对定胜负,却不知单打独斗正是我们兄弟的长处。今夜一战必不可免,不若胜了此阵却不伤他们性命再行退却。

文先生目露狡黠之色,低声笑道:“小弟也想过一记,不知比起大当家的计策,哪个更好些?”

日后山水相逢,有了这个人情在里面,必有好处与我等。”

哦?说说看?

白无际拍手赞道:“我正愁没个计较,先生此计甚妙!”当下高声对李通喝道:“那贤城姓李的军人,带了多少人来?”

不必说,只要看。

“精兵五百!”

怎么看?

“哦,怪不得要单打叫阵,原是人少胆怯。无妨,我们众兄弟就和你赌阵,叫尔等输的心服口服!”

看手。

李通大笑道:“好贼人,竟如此张狂,也罢,不和你们呈口舌之利,五人对五人,出阵吧!”

文先生突然伸出修长却有些粗糙的一只手,摊在大当家面前。

黑暗中忽地亮起一个火把,火把绑在枪上,枪扎在泥土中。火把正是贤城特制,能风雨中不熄不灭。

大当叹了口气道:“手指修长且直,是握笔抚琴的手,只可惜却流落江湖。”

火光照亮了方圆几丈的范围。

文先生将手一翻,手背朝上道:“我看天色,虽是云少风大,但今晚必有大雨。”

黑暗中,李通与四名将士头戴白缨钢盔,身穿轻钢板甲,手持盾牌长枪,缓缓走至光亮处,相隔两步并排而立。

翻云覆雨。

对面黑暗中也走出五人,正是大当家白无际、赵大锤、二老刀、毛秃子、碧眼三郎。白无际手持一柄厚重无锋长剑、赵大锤双手一对烂铁锤、二老刀手提一把窄瘦破风刀、毛秃子肩上扛着一条大铁棍、碧眼三郎双手拿的正是两把扼虎刀。

大当家眼睛突然亮了。

双方都走至光亮中间,相隔一丈互相打谅着对方。

乌尔撒的使者好快,说话间已策马到了荒丘之上。

贤城将士突然同时大喝:“飞血!飞血!”

这几个使者身穿白色左衽劲装,头戴白巾,脸上白纱蒙面,只露出鹰隼般犀利却又无情冷酷的双眼。

李通五人马上枪身猛磕盾牌三下,左手盾牌护住身体,右手后拉将枪尖对准敌方,左脚箭步,右脚弓步,身形下蹲,目光如炬,已进入战斗姿态。

其中一名使者的语气比冰还冷:“白无际何在?”

文士钊在黑暗中瞧得清楚,心中一震,马上开口提醒道:“大当家小心,是……”

大当家点点头。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还未说完,身后同时暴出:“三荒狂彪,替天行道!”震得他身形一晃,后面的话已说不下去。

“兵器已在十五里外沙枣林备妥,即刻出发,红焰为号,专杀胡商。”

白无际五人马上发动,各自迈步攻向面对的敌手。

白无际又点点头。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北美历史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