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 扶桑动画简史(4):赤本卡通的兴旺

山川惣治《少年肯尼亚》

少年肯尼亚

《少年肯尼亚》这部漫画于1951年10月7日开始在《产业经济报》上连载(我之前说过的,有些报纸为了提高销量,也会连载漫画),1955年10月4日完结。这是一个经典的密林冒险故事,少年主人公村上涉,十岁,他和身为棉花商人的父亲村上大助一起住在非洲的英属肯尼亚,后来他们听到了要爆发战争的传言,很害怕被英国人抓起来,所以逃进了密林里,就这样,这对日本父子在肯尼亚山周边的热带地区开始了他们的生活。在流浪的途中,涉和父亲走散了,后来他救了因生病而身体虚弱的当地人哲加,并和他一起生活,另外他还和巨蛇达纳,巨象南特成为了朋友……

之所以要浓墨重彩地介绍这部作品,主要是这部作品曾引发广泛的讨论,在俗称的“驱逐坏书运动”中,这部作品被当成了靶子受到了许多批判,关于这点,我会面也许会详细说说。

漫画发烧友杂志、漫画评论与青年杂志

漫画发烧友杂志主要指对漫画这一文化本身有着狂热追求的杂志。由于故事漫画和写实漫画的热潮扩大了读者范围。20世纪60年代,随着“漫画青年”崛起,催生了若干漫画发烧友杂志的创刊。主要的发烧友杂志有《GARO》和《COM》。《GARO》创刊于1964年9月,由长井胜一担任主编,是为连载白土三平《卡姆依传》而创刊,同时还有拓植义春的《沼泽》、泷田裕的《寺岛町奇谭》、林静一的《红色悲歌》等作品。极具个性的《GARO》在60年代后半期到70年代初期最为成熟,与流行民谣、先锋派戏剧热潮和学生运动一同形成了时代特色。《COM》受《GARO》的影响于1967年1月创刊,以手冢治虫为招牌,刊登的作品自我表现色彩浓烈。竹内长武指出,相比《GARO》给人以租借漫画世界中混沌的印象,《COM》则比较洋气时髦,有都市的感觉。同时期的发烧友杂志还有《月刊黑野狗》和《WILD》。《黑野狗》于1964年11月创刊,以刊登田河水泡的作品为主,它具有明显的要将过去的漫画继承到现代的意识,是逆时代潮流而行的具有怀古味的杂志。《WILD》是连环画专业杂志,创刊于1967年8月,它旨在重振连环画,但却不如愿。

同一时期还有一个不得不谈的话题,即漫画评论的兴起。1967年3月,漫画评论杂志《漫画主义》创刊,石子顺造为成员之一。《漫画主义》大量刊登拓植义春的相关作品评价,第1期便组编了《拓植义春特辑》。除了评论杂志,还有许多评论家发表著论,例如藤川治水的《儿童漫画论》、石子顺造的《漫画艺术论》、草森绅一的《漫画考》等。

1960年代末,日本迎来了空前的漫画热。这主要建立在故事漫画发展的基础上。随着杂志发行量扩大、单行本销量增长,并且产生了许多的优秀作品,促使了读者层的扩大。1940年代末出生的“团块世代”已成长至16-20岁,原来的儿童青少年漫画已经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出版社便开拓与他们要求相符的漫画领域。读者的成长与漫画文化的发展结合在一起。此时,青年杂志应运而生,而少年杂志《周刊少年Magazine》和《周刊少年Sunday》的读者对象从也小学生、初中生转换成高中生和大学生。

《周刊漫画》《漫画Comic》等青年杂志、成人杂志应运而生。两者具有各自独特的路线,但都以采用写实漫画,追求表现方式的真实性为主。代表漫画家有斋藤隆夫、白土三平、水木茂等写实漫画家。以前只出现在青春电影、黑社会电影、大众小说中的世界观,经由这些漫画作品而更加视觉化,得到更真实地表现。作品已超出普通读者的范畴,评论家、大学教授等知识分子对写实漫画也加以关注,漫画评论开始活跃。

有多么繁荣呢?我们来看看这个时期除了手冢治虫的作品之外,还有有哪些优秀的作品吧。

月刊漫画时代

前文所及,因赤本漫画的压倒性流行而对儿童杂志造成打击。1950年代中期,随着赤本漫画逐渐式微,月刊漫画重新盛行。此时,漫画杂志的出版形态也发生了变化:1953年,儿童月刊开本从A5扩大到B5,并增加了漫画的登载量;1954年末到1950年,杂志正册以外附加漫画附录,成为卖点。

1950年代初期到中期,是连环画的全盛时期,代表作家有山川惣治、小松崎茂、福岛铁次、冈友彦、永松健夫、荻原考治等人,而同时期的故事漫画则是手冢治虫一枝独秀。连环画这一艺术形式确立于昭和时期,是由细致的画面和文字组成的独立类型。1933年,《少年俱乐部》杂志将这一形式称为“杂志上的纸板剧”,利用配在写实画面旁的文字来展开故事。山川惣治原来便是纸板剧作家,后在《少年俱乐部》发表连环画;他战前主要创作短篇连环画,以战记和伟人传记为主,而战后则以长篇少年冒险故事为主。

1950年代中期,连环画热潮退去,月刊杂志主流走向故事漫画——即是手冢首创的新式漫画,此时恰逢“团块世代”的少年时期。“团块世代”即是出生于40年代后半期的高出生率一代,这一代便是看着漫画成长的一代,后来,故事漫画伴随着这一代的成长从儿童化、少年化走向了成人化。除了手冢治虫以外,还但是了许多学习手冢漫画技巧的年轻漫画家,桑田次郎(《月光假面》)、武内纲义(《赤铜铃之助》)、福井英一(《伊贺谷栗助》)等。1950年代后半期,战后漫画迎来了黄金时期。故事漫画的影响力逐步扩大,被翻拍成电影、录制成广播剧,儿童文化专家菅忠道将此称为“大众传媒的立体化”。这一时期的漫画特点,在技法上模仿手冢治虫,而主题、价值观和思想性则受到了战前少年小说、少女小说的影响。

无独有偶,当故事漫画越来越得儿童少年的心时,它本身也出了不少问题。出版社间的竞争愈来愈激烈,并且只注重在漫画数量上取胜,他们纷纷起用没有实力只会跟风模仿的漫画家,这就导致漫画的内容逐渐低俗化。而有实力的漫画家因为约稿太多,赶不上交稿期限,便想出了请人代画的招数,使得连载漫画的质量越来越不受保障。为了杜绝这种种状况,当时日本儿童杂志编辑会与儿童漫画家组织拟定了几项协议:

约稿时不得强人所难,作家也要拒绝这种约稿。

严格遵守稿件的截止日期。

不得把作家关起来进行创作,作家也不得赖在一个地方不走。

规定好稿件执笔的顺序并进行明示,然后遵守该顺序。

作者要对有关杂志说清楚自己的住所。

编辑不做义务劳动。

禁止代笔。

发生纠纷时,由双方组织选出委员来妥善处理。

同时,社会上对故事漫画的反对,也越来越激烈。1955年兴起了“驱逐坏书运动”,并上升为广泛的社会问题。针对故事漫画的首要原因是漫画中存在的“低俗”描写——暴力、色情、怪诞的画面,还有粗暴的语言。发声者有保护日本儿童会、母亲联合会和各地家长教师联合会,在《日本读书报》、《读卖新闻》、《朝日新闻》等主要媒体上都刊登过相关的讨论文章。身处于漫画批判的漩涡中,漫画编辑们也纷纷发声应对。1955年4月15日,日本儿童杂志编辑会成立,创办机关报《锐角》,发表编辑的意见、漫画家的辩白、漫画家和编辑的座谈会以及相关讨论会的记录,旨在表明立场。而漫画家群体也组建了“七日会”(山川惣治等)、“东京儿童漫画会”(手冢治虫等)来参加讨论。竹内长武提出,就今天我们对漫画画面刺激性的接受度而言,“驱逐坏书运动”有点小题大做,但是放在当初的社会环境中,故事漫画确实是一个奇特的新文化。

山川惣治《少年王者》(1947年,集英社)

威尼斯官方网站,山川惣治在赤本漫画时期算是一个响当当的一个人物,其代表作《少年王者
》销量突破50万册,超过了《新宝岛》的40万册。不过准确来说,山川惣治的作品称为连环画更为恰当,其画风和手冢治虫式的风格是不同的,不过这里我们就不作那么细致的区分了。

少年王者

参考文献:

[日]竹内长武著、李斌译:《战后漫画50年史》,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3月

[英]保罗·葛拉维著:《日本漫画60年》,西游记文化,2006年7月

漫友文化:《日本漫画大百科》,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14年9月

话说赤本漫画时代,不是只有手冢治虫一人,一个人是撑不起一个时代的。当时,除了这位“漫画之神”外,日本还有很多的大师。日本战后的一代目漫画家就是在赤本漫画蓬勃发展的环境中催生出来的。当时,许许多多的年轻人,怀揣着梦想,憧憬着未来,带着一腔热血投入了漫画创作之中,赤本漫画产业达逐渐进入了大繁荣阶段。

少女漫画的兴起与写实黄色漫画

旧少女漫画在1953便兴起,以手冢治虫的《缎带骑士》为开创,多是以男性漫画家为主力,含有与少年漫画类似的冒险、勇气、战斗等因素。1970年代,被称为“新感觉派”的“花之24年组”作为新少女漫画家而崛起。“花之24年组”一代出生于昭和二十四年前后,代表人物有荻尾望都、树村实、大岛弓子、竹宫惠子、山岸凉子等。新少女漫画家也学习手冢漫画的技法,有时还类似过去少女小说,但她们的作品是以描绘日常生活中少女微妙细腻的情感见长,具有独特的个性,与旧少女漫画有很大的区别。树村实的《解放的一天》《礼物》等作品采用文学性的叙事手法,充满诗意,多是表现青春期的苦恼与人性的微妙。荻尾望都的代表作品有《波奇一族》《托马的心脏》,通过美型的画风描绘少男少女间摇摆不定的微妙情感。《绵之国星》的作者大岛弓子则喜欢用诗一般的话语来描写少女的情愫。竹宫惠子的《风与木之诗》以戏剧性事件描绘少年间的性与情感,随后,“少年情爱”成为少女漫画界的流行主题。同时期的少女漫画还有池田理代子(《凡尔赛玫瑰》)和里中满智子、美内铃惠等,这些作品多建立在历史架空背景,虚构性高,有正剧的色彩,属于手冢治虫之后的少女漫画系统。

和少女漫画同时代的,还有黄色写实漫画。随着读者年龄段的提升,许多不同种类的漫画也愈来愈多。写实黄色漫画1974年之后,代表漫画家榊masaru和石井隆。《写实漫画Alice》主编龟和田武曾道:“挖掘我们下意识领域并唤想象力——这才是从语言本质上来说的娱乐,是写实漫画的享乐。”漫画家也坦言,黄色写实漫画不以意识形态为主,它们不管艺术表现如何,也不管性开放这一话题,它们目的只为博人眼球,求畅销而已。而对于读者而言,黄色写实漫画是欲望的替代物。竹内长武认为,漫画只有在非主流的空间内才得以发展,人的真实情感才能被生动地表达出来,并能涌现出具有才能的漫画家。

前面我们聊了聊赤本漫画时代手冢治虫的丰功伟绩,这次,我们接着聊赤本,主要讲讲赤本漫画是如何繁荣起来的。

后话

1970年代以后,漫画文化已被社会广泛认知。随着漫画的普及,版权意识逐渐提高。1970年12月,便成立了“漫画版权拥有者协会”。

1980年代到1990年代,漫画家各自形成了独有的风格,漫画所引起的热潮已不再像以往一般激烈。值得一提的是,与50年代的“驱逐坏书运动”相似,90年代也兴起了对“有害”漫画问题的讨论。只是这一次所针对的问题,已从暴力、战争转换到性,并且上升到以法律手段限制“有害”漫画发行。

手冢治虫曾说:“我们正活在漫画的空气时代。”时至今日,日本漫画的影响力已不局限于国土之内,而是蔓延到全球各地了。单就中国大陆而言,80后一代在《七龙珠》、《哆啦A梦》、《圣斗士星矢》等经典作品的包围下成长,“腐文化”、“颜文字”、“Cosplay”等关键词也为90后乃至00后一代所熟知,而中国本土的漫画也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了日漫的深度影响。因此,若要对这些问题进行深入讨论,对现代日漫发展史的了解是为必不可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亚洲历史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