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生画简要介绍,文士画代表人物

文/晖宗

文人画是中国绘画史上对封建时代的文人和士大夫阶层绘画的称呼,为的是区别于民间的画工画和宫廷的院体画,所以也称士夫画。文人士大夫在绘画上,主张表现个人的人品,抒发个人的性灵。在诗文之外把绘画作为余兴和笔墨游戏,是文人画的特点。文人画讲求笔墨情趣,强调神韵,追求意境,并重视诗、书、画在作品中的融汇,对于中国画的水墨、写意等技法的发展,都有着相当大的影响。
最先提倡文人画的是宋代大诗人苏东坡,他的书法在当时也是首屈一指的。苏东坡提出了士夫画,他自己也从事绘画,好作竹石与枯木、寒林之类的画幅。在宋代还有文同善于画墨竹,米芾父子长于云烟一片的水墨点染的山水。元代的文人画家,往往出于不与异族统治者合作的思想,在各种题材的作品中发泄自己的情感。文人画在明代经书画家董其昌等人的称道和标榜,又得到了很大发展。他们并且把中国绘画分为南宗北宗,而将文人画归入南宗,还以唐代王维为南宗之祖。这在当时形成了文人画思潮,以后更形成了山水画上的抄袭和复古的趋势。
文人画家中有不少人有强烈的个性和鲜明的艺术风格,从北宋以后,文人画就发展成为中国画坛中的艺术主流。特别是明代徐渭和清初朱耷、石涛等人的画法,对中国画的发展都有着显着的影响,一批又一批的画家吸收他们的创新精神,应用于创作实践。
文人画有着精湛的笔墨技巧和优美的抒情方式。近代画家吴昌硕、黄宾虹、齐白石、张大千等人的绘画都吸收过历史上的文人画的营养,形成了人们各自独特的艺术风格。

赏绘画,读故事,晖宗聊绘画又和大家见面了。今天是2018年的第一天,新年的开端,理所应当给自己在这一年里定一个目标,我在简书这一年的小目标就是先将晖宗聊绘画更新到100篇。

今天的这篇文章就轻松一点,想效法宗白华先生的《美学散步》,写的随意一点,漫无目的一点,想到哪说到哪。

威尼斯官网,在2017年后半段的时间里,自己有点懒散,文章更新的频率不快,原因是自己这段时间一直在看很多和中国绘画有关的书籍,想从多角度、多维度去看看别人是怎么写,别人是怎样去讲故事的,既有趣味性,又能让人学到许多的知识。有一本书还不错,推荐给大家,书名叫做《故宫藏画的故事》,作者是故宫博物院的书画专家余辉,此书可读性很强,而且也能学到许多知识。

今天午后出门到公园散步,寒冬季节,万物凋零,偶尔抬头看看那些姿态各异的树木,突然被这些树木的树枝所吸引,枝干虬曲多姿,或粗或思,那些线条简直美极了,那一刻你才能意识到,大自然真的才是造物主,那自然的画面永远是任何一幅画永远无法比拟的。

清代石涛写过一本书,名字叫做《画语录》,是他自己一生画画的心得体会。这本书的精髓有两点,一点叫做“蒙养生活”,另一点叫做“笔墨当随时代”。上学的时候对这两个观点感受的不深,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到现在才发现说的简直太棒了。“蒙养生活”就是要让画家去体会自然,体会大自然的天然美。而“笔墨当随时代”就是告诉画家笔墨要跟随时代的进程,表现自己时代的现象和精神。

今天有很多画家,他们的笔墨功夫真的很好,可是依旧画的是古代的山、树、河流、人物。我不觉得他们画的好,即便他们能画的和古人一样,我也不觉得他们很优秀。因为那些画面永远不是他们自己的,这些画古人早就画过了,你今天即便画的再好,只能说你学习的很好,可是跟你自己的风格没有半毛钱关系。

我喜欢看雪景,所以也喜欢表现雪景的古代绘画,“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喜欢画面中的那种荒寒、孤寂、宁静,犹其是画面中有一座茅屋,在屋内靠窗边画一个人物,感觉很惬意、舒适。

我也喜欢那种笔墨很简练,寥寥几笔就能将深远意境表现出来的画,画这类画的人绝对是高手,也绝对是一个很有生活阅历的人。“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想想在一片江面上只有一艘渔船和一个钓鱼的人,整个江面白茫茫的一片,那种虚幻的感觉简直棒极了。

中国古代绘画,绝大多数属于政治、宗教类题材,这也很好理解,因为绘画是一种视觉艺术,可以作为一种很高效的宣传工具,从古至今一直这样。

我有时候不太喜欢文人画,除掉那些画得不错的文人,总觉得他们很装,画得不好还非要冠名“逸笔草草”,当然这是有历史原因的。

因为至少从宋代开始往后,有许多的文人进入了画坛,他们中画得好的有,但是不多。但他们真的太会玩了,不光扩大了中国画的表现意境,还搞出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宣传语,从文人介入画坛的那一刻开始,“文人画”这个庞大的团体开始登上中国画的这个舞台。

到了明代,一个老头子董其昌发明了“南北宗”的理论,将中国画坛从唐朝至明代的所有画家分成南宗与北宗两个团体,南宗就是文人画家,他推崇南宗文人画,而贬低北宗职业画家。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欧洲历史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