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圣《梁惠王》试读(9)

齐宣王一心想要继踵桓文,试图在战国时代再现齐桓公当年“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的霸王之业。用他自己的话说,则是“辟土地,朝秦楚,莅中国而抚四夷。”通过开土拓疆,一举干掉当时最为强大的秦楚两国,以君临天下的霸王之姿威服四方夷狄。

齐宣王问曰:“齐桓、晋文之事可得闻乎?”

也许,这种霸王之梦如同一位妖娆美颜的姑娘,日日夜夜鼓动着齐宣王的心潮,让他患了相思病一般“求之不得,寤寐思服。优哉游哉,辗转反侧。”

孟子对曰:“仲尼之徒无道桓、文之事者,是以后世无传焉。臣未之闻也。无以,则王乎?”

可是,在孟子看来,就算齐宣王朝思梦想的霸王梦真是一位美女,充其量也只是亡国败家的妲己、褒姒之流。这些以色媚主的妖娆妇人尽管可以让人君享一时之欢,但对国家对百姓而言,却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十足妖女。因此,孟子及时截住了齐宣王肆意喷涌的“雄”心“壮”志,转而进谏了一个真正可以扩江山守社稷的理想模型,即所谓“保民而王,莫之能御”的仁政王道。

曰:“德何如,则可以王矣?”曰:“保民而王,莫之能御也。”曰:“若寡人者,可以保民乎哉?”曰:“可。”曰:“何由知吾可也?”曰:“臣闻之胡龁曰,王坐于堂上,有牵牛而过堂下者,王见之,曰:‘牛何之?’对曰:‘将以衅钟。’王曰:‘舍之!吾不忍其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对曰:‘然则废衅钟与?’曰:‘何可废也?以羊易之!’不识有诸?”曰:“有之。”曰:“是心足以王矣。百姓皆以王为爱也,臣固知王之不忍也。”王曰:“然。诚有百姓者。齐国虽褊小,吾何爱一牛?即不忍其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故以羊易之也。”曰:“王无异于百姓之以王为爱也。以小易大,彼恶知之?王若隐其无罪而就死地,则牛羊何择焉?”王笑曰:“是诚何心哉?我非爱其财。而易之以羊也,宜乎百姓之谓我爱也。”曰:“

在此,需要特别强调的一点是,很多人对孟子的仁政王道可能有一种片面的理解甚至根深蒂固的偏见。可我要说的是,孟子认为他的仁政王道其实具有平治相继,攻守一体的双重功效。一方面,在动荡的战争年代,王道可以“以至仁伐不仁”,使天下定于一。如果用孟子的名词,这可以称之为“平天下”,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商汤放桀,武王伐纣是对王道这一功能的现实注解。

无伤也,是乃仁术也,见牛未见羊也。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

另一方面,王道还可以“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使天下百姓安居乐业,这一点可以称之为“治天下”。孟子津津乐道的尧、舜、文王与民同乐的场景,则是对王道可以治天下功能的生动描绘。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现在,孟子用“保民而王,莫之能御”所勾勒出的无敌于天下的王者形象,的确让齐宣王发生了兴趣。所以,他接着问了孟子一个问题。

曰:若寡人者,可以保民乎哉?

曰:可。

威尼斯官方网站,曰:何由知吾可也?

我们可以看出,齐宣王的关注点其实不在于弄清孟子口中仁王和霸王有什么区别,而是自己究竟有没有成为仁王的机会?如果有的话,概率有多大?既然“保民”是成为王者的前提,那么问题在于,像我这样的人,可以保民乎哉?

对此,孟子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说,当然可以。

然而,也许正是因为孟子如此斩钉截铁的态度,反倒让齐宣王自己起了怀疑。为什么呢?因为齐宣王不像后世那些喜欢拍马屁的君主,他相当有自知之明。后来,他对孟子说自己之所以不能施行仁政,之所以要辜负孟子对他的殷殷期待,是因为他有三个很难克服的毛病,一曰好色,一曰好货,一曰好勇。但现在两人刚刚见面,他和孟子并不熟悉,所以当孟子指出他完全可以成为仁王的时候,齐宣王心里有的只是疑惑:在对我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我可以保民可以当仁王呢?

齐宣王以为孟子对他一无所知,可实际上孟子在来齐国的路上,在进见齐宣王之前,已经暗地里掌握了不少信息,可以说是做了一番充分的“尽职调查”。

曰:臣闻之胡龁曰,王坐于堂上,有牵牛而过堂下者,王见之,曰:‘牛何之?’对曰:‘将以衅钟’。王曰‘舍之!吾不忍其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对曰:‘然则非衅钟与?’曰‘何可废也?以羊易之!’不识有诸?”

曰:“有之。”

孟子没有直接回答齐宣王的问题,而是一步步诱敌深入,搞了一个思维伏击圈。孟子说,我之前曾听您的大臣胡龁说起一件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南美历史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