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麦搬家!竟搬出华语乐坛的半壁河山!

说相声的马东没红,做了《奇葩说》之后火了,不仅成立了米未传媒,还捎带着捧红了一众辩手。

太麦搬家!竟搬出华语乐坛的半壁江山!

《奇葩说》的热播带给我们最大的改变,可能是蔡康永出走台湾王牌综艺节目《康熙来了》,转而到大陆发展。

搬家公司哪家强?太合麦田来帮忙。服务好,费用低,还能发掘大宝藏。这可不是句玩笑话,这两天,正赶上太合麦田举家迁移,准备和海蝶音乐、大石版权合体之际,简直翻出了半个华语音乐圈的资料。

另一个不大不小的改变,是这些年靠脱口秀维系热度的“矮大紧”高晓松也加盟此节目,出任导师。这一年来从恒大音乐离职,到阿里音乐集团任董事长,背着103568的工号,在做脱口秀的同时,好像也没和音乐这件事脱开关系。

那时候,太合麦田还是麦田音乐,脑海中浮现出高高的谷堆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故事。从美国留学回国的海归宋柯与肄业清华还没开发出脱口秀主持潜质的高晓松,一起创办了麦田音乐独立品牌。在这片音乐的麦田里,宋柯收割了一众音乐人,让他们尽情交谈与歌唱,将校园民谣进行到底。而高晓松的创作也似魔鬼的步伐,一步两步,一步两步,摩擦出了火花。1996年,《高晓松作品集青春无悔》发行,老狼、叶蓓、小柯、刘欢、零点,可谓是群星璀璨、大咖云集。专辑上的签名渐渐有些磨损,但里面的音乐却住进了无数人的校园回忆里。

今年《奇葩说》海选的时候,著名编剧史航阐述自己参加节目的缘由,他只是好奇,这个节目好像一种神奇的魔力,让严肃国字脸的马东和温文尔雅的康永变了模样,当然高晓松这些年一直这样,只是节目里更淋漓尽致一些。

伴随着《青春无悔》的大受好评,宋柯从一位珠宝商人向音乐商人转型成功,1999年,麦田的红白蓝概念专辑发行,其中就包括叶蓓的《纯真年代》和朴树的《我去2000年》。专辑的名称或许有些陌生,但其中的经典曲目却是数不胜数,比如迪斯尼动画《花木兰》的中文主题曲,又或者被无数人唱响的《白桦林》。

我身旁年龄相仿或更年轻的人,谈论起高晓松,第一印象是《晓说》,后来的《晓松奇谈》,往前数是执导的电影作品《大武生》,了解他音乐的人屈指可数,只听过《同桌的你》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最多加上萨顶顶搬上春晚演唱的《万物生》。“我看见山鹰在寂寞两条鱼上飞,两条鱼儿穿过海一样咸的河水,一片河水落下来遇见人们破碎,人们在行走身上落满山鹰的灰”,直呼不光曲风奇,连词都看不懂。

还有很多,田震的《顺其自然》、《野花》;老狼的《恋恋风尘》;小柯的《随你而去》;天堂乐队的《人之初》;郑钧的《赤裸裸》;许巍的《那一年》全是绝版好货,看图饱眼福!

如果我同样以这个顺序熟知高晓松,也能理解他们的想法,很难把写出“历史不是镜子,历史是精子”的矮大紧和文艺、多情的民谣、音乐才子联系在一起。

挖到的宝藏远不止这些,它们古早得仿佛穿越了半个世纪。收拾出一盘盘贴着标签的录音带,惊喜和怀念的同时也惊恐地大喊暴露年纪了!

一个靠自拍和大胆言辞走红的老大爷,怎么能写出《恋恋风尘》和《同桌的你》,怎能以淡淡的青春情怀和似有似无的情愫,和老狼以亲兄弟般的模样红遍大江南北,又怎么能以麦田音乐为起点,打造了当时最为热销的唱片公司,并一举将朴树带入大众歌坛,开启了校园民谣时代呢?

当然,除了乐坛长青的前辈们,这里还隐藏了一箱子小鲜肉。2006年初,太合麦田启动了麻团计划,为了改变内地音乐市场长期被日韩港台偶像团体所占领的现状,选拔出了五个大男生的国产唱跳组合M.I.C男团。2012年,他们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办了首场演唱会《X
Party》,现场可谓是人山人海、彩旗飘飘、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我很早知道高晓松的时候,在网络上搜索听过他所有的作品,因此熟知很多唱他作品的人,老狼、水木年华、小柯、叶蓓、朴树,但是从未对他有好印象。早年卷入韩寒骂战的时候,我正在暴戾和愤怒的年纪,可能还曾在评论里冲锋陷阵,问候过他的家人朋友。直到我看某年南方人物周刊访谈,他谈到自己走到今天,只是因为命好,一出门就有个馅饼砸我一下,一出门就有。后来在节目中,他也说过同样的话。

你以为太合麦田的搬家本领展示到这里就结束了?更劲爆的还在后面。满满一箱子演唱会花絮,有当年不懂时尚的谁谁花枝招展,有劲歌热舞过后的某某晕开了妆,还有破了音扯了嗓的黑历史。爱我,你怕了吗?

他的父母希望他成为一个有艺术素养的科学家,没想到最终成了一个懂点科学知识的艺术家。上天指引着他写诗写歌,写出触动人心的词句。上天又带给他一群小伙伴,将这些词句演绎。

太合麦田一搬家,华语乐坛抖三抖。有人唏嘘、有人感慨,太合麦田、海蝶音乐、大石版权携手组建的太合音乐集团,堪称音乐行业的巨型航母。

90年代,在世纪交替的边缘,在北京这片象征着知识和文化的土地上,他们没有成长为清贫而愤怒的小知识分子,与世界争论与众人为敌,而是踩着单车带着姑娘,一脸青涩模样一把破木吉他,在清华园里轻声弹唱。

看似格格不入,少了愤世嫉俗,多了风花水月,没有了世界历史的大格调,满是街头巷弄的小情怀。我倒觉得也正是这些,点缀了那个有些枯燥乏味充满暗淡色彩的年头,让人们重拾了温情与浪漫。

威尼斯官网 ,但像郭德纲总说的一句话,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千禧年后,互联网逐渐兴起,唱片作为一种昂贵且不利于传播的介质开始被淘汰,宋柯开烤鸭店高晓松出国,所谓的校园民谣再不多见。筠子自杀、老狼淡出、叶蓓嫁人、朴树在一首时代控诉般的《我去2000年》后,就忙着忧郁去了。

不知觉间,指间流沙,90后早就已经谈婚论嫁了。这些年很少有人谈起校园派,网络歌手和选秀是新生代偶像,占据着年轻人的春天和春梦。看着这种种改变,突然就有了一种体会,所谓的时代感,大概就是这样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澳洲历史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