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平:法治兴,则中国兴

最后,在社会建设上,只有保障价值多元和思想自由的法治才可能让中国社会出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社会繁荣,并为多元价值观的求同存异、达成必要的社会共识提供制度保障。相反,因为没有法治保障,社会转型期所形成的形形色色的价值观都处于灰色地带,并非常敏感地对任何潜在的冒犯行为都进行激烈的防御攻击,并导致中国社会的诸多价值观都采取霍布斯意义上的“丛林规则”以求生存。法治是把中国社会的各种价值观带出“丛林”的唯一通道。

 
回望过去,展望未来,我们站在历史河流的交汇处,比近代以来任何时候都接近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一几代人追求的奋斗目标。而我们今后又该以何种姿态行进民族复兴的步伐,在十九大中我们得出了坚决而明晰的答案,那就是依法治国,依宪治国。时代大潮翻涌而至,不忘初心,砥砺前行,让我们坚守宪法精神,共筑中国梦想!

这些年,我本人也一直为中国的法治建设摇旗呐喊。之前,在给一本书写序时,我提过“律师兴则中国兴”。很显然,律师是法律体系的一部分,律师工作在很大程度上是服务于法治建设的。因此,今天,在为“法治中国”丛书写总序时,我想拔高一些:法治兴,则中国兴。是为序。

 
法者,治之端也。从汉唐雄风、盛世荣耀到山河破碎、民不聊生,再到撼世之姿、大国崛起,我们经历了千年风雨的洗礼,走向了现代化的法治国家。近年来人民的宪法意识不断增强,而宪法所保护的人权,更是我国进步的显著体现。在新时代的新阶段,宪法是我们不断前行的有力保障,它是天理民心,更是民主政治的灵魂。

从1978年改革开放到现在,中国的经济与社会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促成这些成就的原因是复杂的,既有执政者正确决策的个人因素,也有历史恩赐的机遇因素,也当然还有法律等方面变革的制度因素。短时期的建设成就及其原因的复杂性交织在一起,很容易让当代中国人——至少是部分当代中国人——自我感觉良好,并产生两种错误的认识。一种错误认识是把过去三十多年的发展路径作为历史性的发展模式固化下来,以便提炼一种可以值得自我骄傲和对外宣扬的价值观。另一种错误认识是很容易夸大政策和偶然性因素的功效,而忽略了制度因素的根本性。

 
十九大的成功召开,标志着我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大踏步迈入了新时代,同时也为我们未来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即依法治国,依宪治国。

幸运的是,在过去三十多年,在“摸着石头过河”的经验主义思想的指导下,中国已经至少在立法层面完成了法律体系的建构。在实践中,政府和社会也都初步尝到了法治的甜头。尽管,法治建设在最近几年出现了严重的滑坡,执政党的“十八大报告”还是指出“法治是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并承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换句话说,至少在文字层面,中国领导人已经认可了从法律经验主义通往法律理念主义的路径。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青年人是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中坚力量,而我们青年法律人更有着自身独特的历史使命与历史责任。在社会主义法治建设发展的时代浪潮中,我们要有自己的追求和坚守。首先我们要加深对法律的理解,坚守宪法的底线。其后我们应当以身作则,坚决奉行法律,并不断发展完善。最后,作为青年法律人,我们要牢记使命,以专业知识为中国法治建设贡献力量。

简言之,只有走向法治才能帮助建设一个让全体中国人可以对自己未来的生活作长期规划的社会,一个中国人可以信赖中国人的社会,一个中国人可以认同中国人的社会。归根到底,法治能否在中国得以全面实施,将决定中华民族能否得以复兴,中华文明能否得以体面地延续。回顾1840年以来的中国历史,当代中国人有着一个前辈从来有过的历史机遇:以走向法治这样一种和平建设的方式为未来富强、文明和民主之中国奠定历史性基业。

放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三十多年的繁荣与发展只不过是匆匆过客。对于一个国家的长久兴衰而言,政策性和偶然性的因素,更像是一个“药引子”。而真正能够让国家养成“健康体魄”的还是制度性的因素。其中,法治又是制度建设的核心,重中之重。法治的要义包括依宪治国、保障私权、程序正义、司法独立与社会正义。在当下的历史关口,中国领导人是否选择法治、建设法治、依赖法治,将最终决定中国过去三十多年的繁荣与发展是否只是历史上的昙花一现,还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真正前奏曲。此时此刻,中国社会犹如一条大船正航行在“历史三峡”的最后险滩。唯有走向法治,中国才可能最后平稳地渡过历史三峡,完成现代国家建设,并开创新的太平盛世。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北美历史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