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化阅读时代的纸媒生存

最近一段时间在媒体圈内传得沸沸扬扬的《京华时报》就要关张的传闻,引发了又一轮纸媒将死的讨论。这张创刊于2001年,曾经占据了北京媒体市场7成以上江山的弄潮儿,眼看就要成为烟云。

威尼斯官网 1

在外传的消息中,《京华时报》即将归入北京日报报业集团,与《北京晨报》合并。有就是说,《京华时报》的将要被摘牌。很多京华时报的记者也在十一假期前后自动离职。不管是在朋友圈还是微博,媒体人都在感叹,形势不由人,纸媒的日子确实更加艰难了。而它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离不开整合、变革、摘牌混合发生的命运。

碎片化阅读时代的纸媒生存

纸媒的没落是必然

文 | 吴佩瑾

确实,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化的推动下,整个信息渠道和传播流程高速运转,纸媒由于它的特殊性和限制,市场的需求越来越低,在“媒体去中心化”浪潮越来越汹涌的情况下,未来有很大的可能就是走向没落。可以预见,大部分的都市报将难逃摘牌的命运。

“生存”二字,似乎就已断定纸质媒体如今的窘迫境况。像英文中的“living or
existing”中寒酸失意的“existing”。

看看前几年从国外不断传来的报纸停刊消息,再结合现在国内的纸媒环境,其实就可以看到这个行业在国内几年的发展态势。从2008年开始,美国就有像是《纽约太阳报》、《落基山新闻》、《西雅图邮报》这样历史悠久的大报都因为收入下滑,严重亏损而停刊;同期的日本也有《秋田魁新报》《南日本新闻》《冲绳时报》《琉球新报》《名古屋时报》等纸媒因经营困难相继休刊。

美人迟暮,英雄末路。夕阳余晖的下坡路,踏在上面的,是被碎片化阅读强行拉入这条路的纸媒。

在国内也是一样,2014年前后
,一些之前有着不俗的发行量,口碑良好的报纸也上了退市名单,且以日报和都市报为主。这些报纸有原解放日报报业集团旗下的《新闻日报》;北京日报社、原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北京青年报社共同打造的生活类日报《竞报》;文广集团主办的都市类早报《天天新报》;南方都市报出品的《风尚周报》等。去年的时候,《生活新报》、《上海商报》、《今日早报》、《都市周报》和《长株潭报》也相继被爆出停刊。这些还只是停刊名单中的一部分。

吗?

威尼斯官网,长期来看,因为国内媒体属性和体制的种种限制,报纸寻求转型的速度远远赶不上行业衰退的速度,如果政府不补贴,不久的将来越来越多的报纸面临被淘汰出局的可能。

看起来好像确实是这样。

纸死了,“媒”会永续存在

还记得高三时班里有人买了本看天下被全班同学传着看。不是懒得买,是本没有看闲书的心情,无意中瞥到同桌在翻着,凑热闹的看一眼,便被文章内容吸引——从对热点新闻的深度报道到对娱乐节目的黑幕挖掘,这本非课本非资料的闲书,满足了我们对于新闻事实无法压抑的好奇心与原始的探知欲。

但是,纸死了,“媒”依然会永续存在。有价值的信息永远都有市场,只是载体在改变。未来信息的传播模式将更加多元化。讨论纸媒是不是会死,已经没有必要了,当信息创造者和优质信息都向互联网集中,纸媒必将衰落。被整合和转型变革就成了求生的必经之路。

传播,事实,新闻,真相。媒体之于我们,无非是一种获取信息了解事实,提供视角的渠道。其实所谓的碎片化阅读与纸媒功能都是一样的,至少从本质的职能上来说,只是我们官能的延伸,我们借助着它们感知、思考。透过它们,我们体验更多,包容更多;容忍并怜悯人性中的恶、看到并敬畏纯善的洁白。

整合一方面是像是京华时报这种模式的媒体内部整合合并,去年10月,上海最大两大报业集团,解放报业集团和文新报业集团完成合并,今年6月的时候曾经传出湖南报业迎来大整合,老牌的《潇湘晨报》《法制周报》要划归湖南日报报业集团,“先是上海,现在又传出湖南有类似做法,照此,以后每个省都将出现两三家超大型媒体集团。”有媒体人在微博上预测。

纸媒和现在所谓碎片化的信息流,本质上其实并无区别。

还有的做法就是进行资本整合。这种情况在国外比较普遍。2013年,《华盛顿邮报》被卖给亚马逊;就在同一个月,《纽约时报》旗下的《波士顿环球报》也被卖掉。在法国,我们熟知的LV就收购了知名财经报纸《回声报》;英国的“百年财经大报”《金融时报》早前也被出售给了日本的《日本经济新闻》。在国内,因为媒体的性质,一般全部卖掉的情况不会出现,但是投资入股的案例不断涌现。阿里这两年布局文化产业,投资12亿元人民币参股SMG旗下的第一财经。

那么,变的原来是我们么?

还有的纸媒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都开始了新媒体化转型尝试。从传播渠道和经营渠道,报业集团都下了些力气。国内报业近年都十分注重报业的数字化转型,大力发展新媒体,改变报业的传统模式,发布渠道由单一的纸质媒体向多元的全媒体方向转变。

从高中一遍遍的翻看同一本杂志,到现在,每天低头刷着手机屏幕:朋友圈里分享的文章链接、关注的密密麻麻公众号的每日推送、微博上制成长图片的心灵鸡汤。我们变的容易沉溺于更易于获取的庞杂信息碎片中,难以抽身——在那些第一人称的故事里,那些易获取易消化也易排空的鸡汤里,沉淀的信息碎片背后,是碎片堆积出的、对现代人珍贵无比的整块时间。

像是南方报业,就在一边进行渠道拓展,一边进行以网络和终端融合为主的渠道融合。报网互动模式在国内做的比较成功,同时还基于各类新媒体平台进行拓展,在终端上进行各种拓展。比如依托于户外LED屏、手机客户端等进行渠道的拓展,想要打造一个包括报纸、电视、电台、手机、杂志、互联网在内的立体全面广告投放平台。

确实碎片化阅读倾轧了我们,但倾轧的是我们大块的时间,而非纸媒的生存空间。

国内报业转型做的比较成功的算是浙江日报报业集团了,它开创了“融入互联网”的转型模式,2011年9月,浙报传媒率先将其经营性资产借壳上市,实现传媒资产证券化,从而拥有了自己的融资平台。上市公司斥资32亿元收购了边锋、浩方两家网络游戏公司,赚的盆满钵满。同时通过打造新媒体孵化器“传媒梦工场地“,组织新媒体创业大赛孵化出了一个新媒体创业团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澳洲历史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