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那些好外孙女没有婊子可爱?

譬如我们谈中国古代的女人,脑子里首先想到的总不会是长孙皇后,十之八九想到的是武则天或者潘金莲。她们一个杀自己的孩子,一个杀自己的老公,一个心心念念想着皇权,一个朝朝暮暮期望性爱,都在欲望里摸爬滚打,惹起血雨腥风,真算不上什么好人!

林语堂在他的英文版著作《吾土吾民》讲到了唐代、元代的两位“烈女”:“在9世纪时,就有一位寡妇,得到儒教的男性信仰者极大的赞扬。她当时正在伴随着自己丈夫的棺椁回乡的路上。一个客店老板拒绝让她进入客店,拉住了她的胳膊。她于是认为胳膊已被玷污,随即将它砍掉了。元代的另一位寡妇也受到了人们的极大敬仰,因为她拒绝让郎中察看她溃烂的乳房,她也因此而勇敢地死去了。大部分此类故事可见于个朝代官方撰写的文书。其中有专门的章节叙述伟大女性们的一生,与伟大的男性们并列。一位以自杀保卫自己贞洁的妇女,往往有机会在文学上以某种形式留下芳名。”

后代教女性,也都是这样,要她们顺从,除此之外,别的一切都是附属品,不必太漂亮,因为男人尽可以娶更漂亮的回来,不必太有学识,因为男人并不需要一个学究做太太,一切都止步于,你可以讨好公婆叔嫂,于是人生圆满。

烈女们死了,很慷慨。男人们和那个社会依然活着,他们以别人痛苦的手,抚慰自己的无聊,充其量也就是茶余饭后说道说道,唏嘘热闹一番了事儿。即使敕建一百座贞节牌坊又能怎样?烈女还是与草木同朽。

这个道理从班昭那里延伸到现在。班昭是历史上一等一的才女,她替兄长续写《汉书》,入宫讲学,又写作《女诫》,教宫里的女孩如何成为合格的好女人,这样一个才思敏捷的女人,怎么着也该是有故事的,可是偏偏没有,她就那样干巴巴地站在那里,站成了一座女性史的丰碑。

道德的绳索大部分是男人强奸人意;也有女性自己的一厢情愿,其中还有些讨好、献媚的情调。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臭名昭著的《女诫》,它的作者就是《汉书》的作者史学家班固的亲妹妹——班昭。这是一个多事的女人,她那七篇《女诫》明显具有取悦时世的功利色彩。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可爱的还是秦淮八艳,柔波潋滟里的秦淮河,画舫深处的美丽女郎。她们本就是浪荡女人,入不了世俗的法眼,索性照自己想要的去过一生好了。

也难怪男人们会滋生玩偶心理,女性柔弱、温顺、曲从而美丽,这绝对是充当玩偶的天赋条件,虽说班昭曾有“夫妇之道,参配阴阳”之类的明白话,但是,阴阳的平等从来就没有实现过,被抬举成列女也好,被抛弃为玩物也好,女人横竖是说了不算,不能自己做主。烈女与荡妇谁能看到自己的来世,谁能兑现今生的得失利弊?史书上的表彰与谴责不过是用五百年前的手搔一千年后的大腿,毫无实际意义。男人们却非常在乎这些令“乱臣贼子惧”的文字,而那些缠着小脚、守着活寡、做着女红、遭着白眼的列女,在这方面的热衷也毫不逊色,她们以极端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贞洁与忠诚。

她们是好女人,确实是好女人,没有欲望,没有深夜独战情欲的失态,就只有刚烈的死、残、老,只是可怜,并不可爱。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 1

在古人的定义里:好女人,就是没有欲望的女人。

本文摘自《合肥晚报》2011年9月7日第B7版,作者:张继合,原题:道德劫匪

文|金羲和

班昭是东汉著名的才女,她与班固、班超是一奶同胞。虽说,这位旷世奇女在史学和文学方面很有造诣,但是,她亲自捉刀的《女诫》,则变成了中国历代妇女的行为规范和精神枷锁。这个温柔、典雅的女子,无意之中充当了一名剽悍的“劫匪”,她替男人们绑架了自己无辜又无知的女同胞。

这样一个人,我们是很难因为她杀人就去指责的。

胳膊被牵,乳房走光,居然妨碍到生死,自认为被侵犯的烈女,不惜慷慨赴死,这种极端的报复和自卫方式,同样得到了官方的褒扬与推崇。看来,当事人完全陷入了难以自拔的“邪教”思维:不把人当人——尤其不把女人当人,不把她们如花似玉的生命当作生命。鼓励牺牲,唆使死亡,无论其原始动机如何,都属于“邪教”。班昭的《女诫》就属于邪说,她把青春年少、魅力四射的女子,活活逼作了毫无生趣的花瓶、美丽苍白的玩偶。

可那又怎样,谁让她们是有故事的女同学!于是一帮人一而再再而三地翻拍她们的故事,想尽办法揣测她们的内心,要么把她们塑造成女权斗士,要么把她们打扮成封建主义的牺牲品,内在的逻辑其实还是没变:她们是好女人,她们不想当皇帝,她们不想做荡妇,她们不得已,她们原本没有欲望。

《女诫》从头到脚大约1600字,她开门见山就讲“卑弱”,接下来就触翻了垃圾口袋,絮絮叨叨地说辞扑面而来:“谦让恭敬,先人后己,有善莫名,有恶莫辞,忍辱含垢,常若畏惧,是谓卑弱下人也。晚寝早作,勿惮夙夜,执务私事,不辞剧易,所作必成,手迹整理,是谓执勤也。正色端操,以事夫主,清静自守,无好戏笑,洁齐酒食,以供祖宗,是谓继祭祀也……”

总要紧的是,妓女们从来不羞于掩饰自己的欲望,反而是闺阁女子矜持少言。闺阁女子一走极端,变成贞洁烈女,就给人灭绝师太的错觉。反而不如一开始就不贞洁的妓女们可爱了,妓女们随便念念两句诗,譬如:“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一下子就赢得谅解。说到底欲望谁都有的,不藏着掖着,反是可爱。

这些都是《后汉书》上的记载,可见是得到官方赏识的;《女诫》里还有“夫妇”、“敬慎”、“妇行”、“专心”、“曲从”和“叔妹”等内容,事无巨细,备录翔实,似乎天下倒霉的事,都让女人们主动包揽光了。

福楼拜老先生写包法利夫人,一个虚荣放荡的女人,她总觉得自己能得到罗曼蒂克的爱,然而却没有,于是把这腔玛丽苏热血转移到偷情上,和她的情夫在乡间留下浪荡的气味,却一丁点儿也不让人讨厌,她就是个可怜人,还有点可爱,错把乡间当作了巴黎的上流社会,给自己圆了一个情欲的梦。

如果说江湖豪杰,自然是清一色的男子汉,殊不知,这个圈子里还有身份奇特的当代女性,比如,最醒目的一位,当属“东汉才女”——班昭。毫不夸张地说,班昭的确像个“美女劫匪”,她拿出了正统的儒家思想,极为细腻地规定了妇女的行为规范,无论什么人,都得乖乖地遵循她的指点和训教。

相反,现在的电视剧里对于优秀女性的想像甚是贫乏,甚至编剧们以为好女人就是没有欲望的。于是乎《芈月传》里芈月是一个只有爱没有欲的人,辗转于三个男人之间,这个也爱,那个也爱,但是就是没有欲望,只有抱负,说起来谁信呢?《武媚娘传奇》也是这样,武则天没有不好的地方,她总是不得已。《美人天下》最扯!女儿不是武则天杀的,王皇后不是武则天害的,萧淑妃不是武则天害的,甚至连皇位都不是武则天抢到手的,这一切都是皇上李治的意思,因为他爱她!这不是胡扯吗?

班昭大量引用《礼》的格言恐吓说:“夫有再娶之义,妇无二适之文,故曰夫者天也。天固不可逃,夫固不可离也。”又心满意足地表示:“得意一人,是谓永华。”这不是给自己上眼药吗?《女诫》毫不留情地把女人被界定为寄居动物,除了男人,世界上什么也没有,包括她们自己。

不管你是否承认,好皮相就是她们最可爱的地方。

最令人感伤的是丢了性命的傻大姐儿们,她们骨子里以为:女人天生就是男人的仆从、家庭的奴隶,社会的规范、家传的道德、经义的宣讲都是字字珠玑,永远也不会有错。于是,死,便是殉道,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安息在耶稣的怀抱里。中国的男人和女人们共同营造起来的道德秩序和行为规范,简直超越了教义对信众的约束。

妓女们比闺阁女子眼界更开阔,比这些女人更懂得盘算经营,晓得自己要什么。明清小说里的闺阁女子像是死宅男笔下的意淫,见到个男人就要一见钟情,从此误了终身。元杂剧里的崔莺莺,还是个敢把眼睛盯张君瑞滴溜溜看的小姐,金圣叹一改,就变成了羞涩的小姐,只跟着红娘打交道,心理活动有了,只是反不如之前可爱。想想也是,到了明清时期,小姐们都住在绣楼上,连吃饭都靠提篮上去,哪见过什么正经男人?她们的青春幻想就系在风筝上飘走了。妓女们可不同,她们纵然不做皮肉生意,总也要去吃饭局,陪酒陪笑,做生意人场面上的那一套,她们也全懂,不是不通世故,或恐是早熟,黑的、白的全都看了。在这么个情况下,还晓得不要随波逐流,找个可靠的爱慕的男子过一生,才是最明白不过的干净。

才不管她是不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北美历史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