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重男轻女”,我想说

就说说我周围的环境吧,

文/小璐籽

坐标江苏省的一个地级市,

重男轻女,这个话题屡见不鲜,对此不知道是不是也有着区域之分,好像南方重男轻女的现象会比北方严重一点。

我从小在外公外婆这里长大,他们有俩个女儿一个儿子。大家之间关系很好,再往下我,两个表妹,一个表弟。从来没有什么男女不一样的,两代人都是。反而从小在他们身边长大的我最受宠爱,比如每次拿压岁钱,我总是给的最多的。外公外婆说孩子大了花钱也会花了就该多给些∠(
ᐛ 」∠)_弟弟妹妹就不是。

生活在海南,真的是太常见了。在六七十年代,每个人生三四个孩子是正常的事,而不管是否有钱能养活。我外婆就有四个孩子,三个女儿一个弟弟,我妈妈是最大的,直至最后一胎生了男孩才停下来。

我外婆年轻的时候,她父亲好像是村里干部还是什么的,她的父亲我们这喊太爷爷一直很疼我外婆,不仅是生活上,那时候生活艰苦,但再艰苦也要供孩子上学,她和她哥哥一直在上学,家里的农活从来不让她干,每天就学习看书玩。那附近的村里就她一个女孩能上到初中。可惜初中刚毕业正准备上高中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太爷爷因为一首诗被人家诬陷批斗最后上吊自杀了,她们家被打成反革命分子,学也上不成了,后来78年给平反政府补偿,我外婆已经在照顾孩子了。我问过我外婆重男轻女的问题,她说她从小生活在那个环境所以对她来说男女都一样,家孙外孙都一样。

这种一定要生男孩子的现象随处可见,从小耳濡目染早已见怪不怪了。如果生不到男孩,只要身体允许就要一直生下去。

顺便说一下外公吧,文革的时候他高二,那时候没有高考了,外公的父亲上过私塾,知道文化的重要性,那时候保护着外公让他偷偷的学,外公也很努力高考恢复后他考的分数超了清华,可是他已经有家庭有了三个孩子,实在放不下最后选择了本市的师范大学,一直当老师,后来是中学的校长。他的几个弟弟当时就没有这个负担所以都能进好大学比如上海交大,我现在也觉得很惋惜。没办法,时代造化人

我家也同样如此,我是姐姐,还有个弟弟,听说妈妈为了生弟弟,也受了不少苦,过程中怀孕几次,后来去检查发现是女孩子就都打掉了,有去医院做人流的和吃药流的,光打掉的孩子就不止两三个。

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不过我曾听外公讲过,他母亲在生下第四个还是男孩的时候气昏过去了…..后来我妈的姑姑就比我妈大八岁,(๑˙ー˙๑)

到最后怀我弟弟的时候,听妈妈说是已经不能再打了,当时也并没去检查性别,只听天由命无论男娃女娃都决定接受,结果算是上天的怜悯眷顾吧,生下了我弟弟。

我有六个很好的朋友都是家里的独子,都是女孩。父母也是吃喝住教育方面能提供多好就多好

现在光打掉一个孩子,听起来就已经很伤,而打掉好几个孩子,对一个女人身体造成的伤害得有多大?我不知道那个过程是不是很痛苦,对此妈妈从不提及。但因此身体落下的病根子和毛病是免不了的,后来果然妈妈妇科频出问题,例假也来得极其不正常,为此吃了很多药,也进行了各种调理,但后来还是得了子宫肌瘤,严重的迫不得已切除了子宫。

所以看到那些重男轻女或者逼生男孩掐死女婴的新闻,我每次看到真的很生气心痛也很无法理解,我妈和舅妈也打掉过孩子,而且都是男孩子,一个是因为身体不好一直在吃药,一个是因为第一胎是一年前还是剖腹产,如果她们生在重男轻女的环境里,是不是也要被逼的不顾自己的身体把孩子生下来?

妈妈一直是家庭主妇,很早就退休,把我跟弟弟照顾的无微不至,家里也都收拾打扫的干净整齐。妈妈的性格是比较任性的,总是随着性子就大呼小叫,跟爸爸吵架,而且骂人的话难听的我都听不下去。而爸爸一直都是谦让着妈妈,不到实在受不住都保持沉默,所以很多时候我都很“不孝”的站在爸爸那边,为此还不少把妈妈气哭。

虽然我身边的亲朋好友没有遇见过,但我也听说过一些人的家庭环境就是在这种重男轻女,有一个朋友的亲戚,打了三个女孩最后生了个男的,小男孩被宠的无法无天,男孩打他姐姐他们连问都不问,每次朋友到老家走亲戚都不想去她家,看不惯也不能说。然后我才发现原来中国的重男轻女思想那么严重。

后来我二姨跟我说,你妈妈为了给你爸爸生弟弟,过程中受了多少苦啊,现在身体落下的各种毛病她只是没让你知道,就光这点你妈妈都值得你爸爸一辈子对她好。

我也不怕圣母说,但越是农村这种思想观念越多,越是文化素质不高的家庭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希望在那种愚昧无知的环境下成长的女孩子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出来,最重要的是不要看不起自己,男女平等,至少你的下一代不会再生活在那种环境下了

听完我心中瞬间五味杂陈。

心疼妈妈的同时,那种深沉的无奈和无力感也在蔓延。

也突然明白生活中,任何事件的起因都很矛盾,盘根错节千丝万缕,你实在不能够确凿肯定的指出,是哪一个原因导致了最终的结果。

想起从小一直长到大的姐妹静静,她妈妈在生了她之后,就一直生不出男孩,好像是身体出了问题。后来在她读小学的时候,她爸爸跟别的女人好上了,并且对方还给她爸爸生了个男孩,于是她爸爸跟她妈妈和平离婚,不吵不闹。

小时候见过她妈妈几次,印象中是一副恬淡温柔的样子。我想,在她妈妈心里,兴许也一直在为没能给对方生男娃而心怀歉意吧,所以才能这么心平气和的接受。

现在姐妹静静两边来回跑,有时住她爸爸这边,有时住她妈妈那边,对出生的弟弟也疼爱有加。

我不知道这种经历对她的内心有没有造成阴影,因为她什么都没说,她从不轻易表达自己的内心。但要说完全没有影响怎么可能呢,从小就没有享受过父母给予的完整的爱,虽然看起来还算开朗,但整个人还是偏内向和孤僻。

记得我姨婆儿子前几年结婚,娶了个南昌姑娘,在海南这边思想还是很传统落后的,总觉得娶大陆仔(因为海南是小岛,所以喜欢把内地人叫大陆仔)怎样都不会比娶本地女孩子好,所以家里各种三姑六婆表面虽然友好客气,但背后都在关注和讨论着对方的人品,幸好那南昌姑娘性子真的挺好,所以惹来的非议还不算多。

后来姑娘怀孕第一胎就生了男孩,把姨婆乐得合不拢嘴,全家也都替她开心。这边的观念只要第一胎生了男孩子,那第二胎就不重要了。不过后来闲来聊天,我还是随口问姨婆,还打算生第二胎要个女孩子吗,男女搭配多好。没想到姨婆说,要女孩子干嘛,第二胎再来一个男孩更好。我虽惊讶但什么都没说。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南非历史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